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其他

《一日。永世》

此作品入围第12届花踪文学奖马华小说组决审。 众所:\灵报刊\永生早报\摘要 《零增长计划》负数填补:6人 非意外生命中断5人:林中。珊德拉福斯。张会白。阿丽斯穆哈默的。法兹斯哈姆德。 意外生命中断1人:土陆马拉甘。 他向前看。神情非常专注,但是视觉焦点穿过了前面的白墙。两颗眼珠,从左瞄向右,又迅速从右移回左。突然,他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前方似乎有东西抓住了他的注意力。但是,白墙还是白墙。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的一点。然后,唉了一声,他松开了两眉。接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神情立刻松弛下来。他的视线焦点从远处拉回来,集中在了白墙上的一点。他站了起来。接着,听见了一股流水冲击的声音,随即,空气中散发出玫瑰的芳香。他步出了厕所。 来到厨房,他停在冰柜前面。他神情又专注起来。 众所:\灵信息\公共交通\巴士\时刻表 他的眼珠不断上下转动。最后,停下了。他轻声说,082930。他又眨了一下眼睛。 众所:\灵时间 08:14 :39 他打开了冰柜。他从一排长方形的块状里拿了其中一个。转身,就坐在了椅子上。他把银色包装袋撕开,就张口咬了一口这完美成分组成的早餐块。今天他选择的是龙珠果,芹菜,燕麦,榛果和黑芝麻的口味。食物块在嘴里没有呈现出什么味道来。但是,被咽下以后,各种的味道便有层次地送到脑里。他是一一都感受到了不同食物的味道,但是就缺少了咀嚼过程中的乐趣。最后一口送进口里时,他的眼珠又定住了。 众所:\玲时间 08:21 :46 他将睡衣脱掉,换上了一套长袖衣长裤。他再次查看时间。 众所:\玲时间 08:24:11 临出门,他再回到厨房,打开冰柜。右边门边放着三个罐子。罐子上贴着小纸,分别写着:低脂牛奶,拉奶茶,白咖啡。他的手在三个罐子上犹豫了一会儿。先停在了“白咖啡”上方,最后,他的手还是伸向了“低脂牛奶”。他打开罐盖,从里头拿出一粒乳白的晶莹糖果。糖果一入口,立刻溶化。牛奶的味道洋溢了整张嘴,而且是冰凉的。 四分钟零三秒以后,他从电梯走出来,步出这栋55层高的公寓。接着,他转向左边,走向十步以外的车站。小亭子里的三个座位都是空的。椅子旁是一个显示器。上面写着到各个巴士航线到站的时间。他花了三秒钟,看见了到市东区去的巴士在08:29:15到达,08:29:30离开。显示器上还写着,现在的时间是08:28:58 。 十七秒以后,一辆黄色的中型巴士停在了他面前。巴士门口打开,他踏了进去。门口边立着一个小箱子,写着“灵”字。他将头摆得跟灵箱子一样低,望进里头。 私宅:\灵账号〉付出 RM3.5 他坐在了最前面的空位上。当以前还有司机驾驶时,他就喜欢近距离地看司机如何操作一辆巴士。多年来,这个癖好变成了习惯,即使巴士上已经不再有司机。这座城市曾经以严重塞车臭名远扬。当时的执政党多年都无视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反对党赢得了这一区的席位,着手改善公共交通系统,限制私家轿车的拥有权,问题才被解决了。再后来,无司机车辆被引进,不但大大地提高了交通行驶的效率,还大大地降低了交通意外几率。就因此,反对党获得了全国投票者的支持,推翻了执政党,一直掌权至今。 他转头看看后面。只有六个乘客。坐在他正后面的女士,独自坐着,像发白日梦般望着他,视线却穿过了他的身躯。还有三个男人也都出神地看着前方。虽然他们坐在一起,却貌合神离。谁也说不准,他们之间是陌生人还是相熟的。他知道,这四个人都在使用“生灵链接网际技术”。还有一对男女,他一眼看了就断定:是一对情侣。他们低声细语,眼神深情地,有来有往的。他将身子转回来,然后看向身边的一个小荧幕。小荧幕告诉他,还有八分钟十三秒才抵达他的目的地。在这空档中,他决定继续进行刚刚打住了的读报活动。 众所:\灵报刊\永生早报 (吉隆坡6月6日讯)今日共有六个负数人口。有意申请《零增长计划》的人士,在2112年6月7日17:00:00之前在以下灵网站提呈表格。 众所:\灵信息\政府部门\零增长计划所 非意外生命中断的人士中,有两名华族,两名巫族,和一名少数民族。其中两名巫族同胞(109岁的阿丽斯穆哈默和115岁的法兹斯哈姆德)是一对情侣,相信是殉情,一同从柔佛大道跳进海里。57岁的林中和31岁的张会白是一对好朋友,因为思想陷入虚无,选择放弃生命,相约从林中的住所高楼跳下。还有少数民族珊德拉福斯饮用了有毒药水,但是自杀原因不明,仍然在调查中。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远走

落下的是受伤的记忆, 还是辉煌的战绩都无所谓了。 我已经远走。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