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旅游小记录

之《肉体贩卖》

好多年前,当我还是个小孩,已经听大人们说,泰国很多女人贩卖肉体,竟然还不以此为耻。后来,去过当地的人,也谈到了女性下体表演开汽水罐,吹气球等特技。我一直非常好奇。即使年长以后,不再以黑白二分妓女或良人,仍然很想亲身见识。   这次,我在网上订购了一场变性人的卡巴莱cabaret表演。不低级哦,900泰铢一张票。由于一个月前就预定,我们被安排在最靠近舞台中央的两个位子。是最好的位置。入座后,还有招待员侍候一杯饮品。       穿着夸张,装饰繁多的变性人如此靠近我们。好几次就站在我们身边。有时候,服装又如此性感,丰满的胸脯和下体边沿如此张扬。我有点无法适从。表演的节目有十来个。大部分都是展示躯体的动感歌舞为主。我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与卖力。舞台灯光与音响,背景与道具也是最华丽的。可是,表演真的不算一流。最重要的是,艺术性并不高。 还有几个节目,是日本,韩国,美国的经典曲目。这部分一改之前的妖娆风骚,变为端庄严肃。全场表演都是对嘴假唱,于是依靠肢体语言来吸引观众。因此,少了动感舞曲的肢体动作,这部分主要展示各国的传统服装和背景装饰。老公说,他们选择了好几个国家的经典,唯一缺少的就是泰国。 我尊重这些尽力表演的变性人。可是,我同情他们。他们的肉体,没有艺术形式的支撑,变得很谄媚。除了变性人,有少部分的男性是绿叶。其中一个节目,他们男性的躯体戴上乳罩,以自贬自贱的姿态站在舞台上。我觉得,这个舞台没有艺术家应有的自尊。他们知道观众带着有色眼光,于是,他们乐于满足。 后来,我们又观赏了另一种形式的肉体贩卖——泰拳。 我在网上得知,每周三的傍晚开始,在MBK购物广场外有免费观赏的泰拳比赛。本以为,免费的东西一定质量不高,所以没有太期待。结果,我们只早到十分钟,就霸占到最好的位置。我们就站在拳击场前面。   第一场是男参赛者。司仪开场时强调,这不是表演,这是真秀。即使不说,我们都能感受到。比赛前,先是祭拜仪式。第一回合,两名参赛者非常客气,在试探对方。第二回合开始,双方进入状态。腿踢得跟头一样高。拳挥出去也干净利落。我们甚至听到了拳脚打在身上的闷响。   第四回合,其中一个选手抬脚踢时,反而被对方反踢一脚。结果,他一跤摔了下来,头重重落地,竟然昏了过去!裁判和医务人员赶紧冲前来,用力抓他颈后边。后来,他们把一小撮棉花凑到他鼻子下,他立刻醒过来。对方选手发现了,立即来到他面前慰问。胜负已决。   第二场是女参赛者。一个泰国人与一个纽斯兰人对决。观赏女选手比赛,像慢动作的男选手比赛。不但动作比较缓慢,踢的角度比较低,力度比较小,也没那么干脆利落。我们始终搞不清楚泰拳的规则。但是,糊涂观赏,也能知道何者较优秀。最终,纽斯兰人胜出。   看了两场,我们都已满足。 走出拳击场,老公对我说:“这种肉体贩卖,不是更悲惨吗?” 我想了想,回答说:“可是,我感受到激情。他们是自强自重的。” 你可以说,任何一种贩卖都为了利益。变性人卖力表演,可能为了三餐。泰拳选手饱受肉体的痛楚,可能为了奖金。可是,只有精神与心灵上的对等交易,才会收获尊敬。谁在讨好你,谁在争取你的公平对待,一眼就看出,一想就辨别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终于曼谷》 之《水陆空游走》

一直知道,曼谷很近,很经济,也很庞杂因而有趣。早在刚结婚不久,已经对老公说,要去看。老公二话不说,就答应。我开心了好久。久到有两年,五年,十年。每次计划行程,总有其他地点插位。曼谷一直等在队伍后面。结婚十周年,想重游巴厘。但,亚航促销,发现曼谷机票非常值得。于是,终于曼谷。 旅途从空路开始。飞行两小时,抵达时差一小时的曼谷。我们先赚,回家时再还。按照原定计划,抵达机场,先乘30泰铢的巴士,再转42泰铢的地铁。没惊没险,一个小时后,找到酒店。一路上,我看地图,问路,小心跳,还走了一点冤枉路。巴士和地铁不算新鲜事。听不懂泰语,但有英语的帮助,很快就熟悉了。 倒是水路,让我大开眼界。 想象中,小水道的交通应该是悠闲而诗意的。不是说,小桥流水人家吗?我准备好相机,打算偷窥人家的后院,猎取平凡静好的平民生活。结果,当一艘水道小船抵达小码头时,我怔住了。船上分成两部分。前半段是简单的木长凳,没有靠背,坐满人。后半段站满了人。没有售票员下船来引路。船的引擎还开着,像只急冲冲的公牛在原地踹脚。老公问我,上船吗?我不知所措,迟疑了三秒。最终,我们跳下船去,跟站着的人挤成一块。过一会儿,售票员才沿着船边走来。一人给了19泰铢。 小河的水乌黑。两旁的屋子不规则,简陋而破旧。抵达目的地,走出小码头,发现这入口那么不起眼。路人匆匆走过,怎么会发现呢?我想象中的平凡静好没找着。却闯进了曼谷隐秘邋遢而日常的后巷。 第二天,我们来到上得了台面的Chao Praya大河。轮船也比小水道的小船大上十倍。我们上了专载游客的快速轮船,付40泰铢。这河水也是乌黑的。高脚的木板屋和豪华的高楼酒店同时出现在大河两旁。高架桥横跨河面。许多笨重的大货船从容行走。 回程时,我们上了普通的轮船。售票员说得付20泰铢。船上客满,没有座位。我们靠在栏杆边。我打开钱包要付钱时,突然,一盆河水当面扑上。我的头发,脸庞,嘴唇,上半身和一只脚都淋湿了。倒霉的不只是我和老公。大家包括售票员都哈哈大笑。 不明白为何水路仍然那么重要。最大的坏处就是速度慢。像建在大河边的大皇宫和庙堂,为何要通过水路连接呢? 我想,答案应该是,曼谷是座靠旅游支撑的城市。在全世界已经跟从效率原则的时候,轮船变成了稀奇的交通工具。换句话说,轮船是为游客而设的。tuk tuk车也一样。 我吃惊。Tuk tuk车竟然比的士贵。坐上的士去,即使交通堵塞,还是有冷气,座位也宽敞。而大白天乘tuk tuk车,吹的是热风和大马路的废气。我们尝试了一次,就够了。为何要多花钱来买难受呢?老公说,或许tuk tuk车的汽油燃烧不经济,所以收费比汽车贵。而tuk tuk车不能走得太远。都是短程。游客贪好玩,花100泰铢穿梭在景点之间,买的只是非一般的经验。 说到最有效率又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还是地铁。 在地铁车厢里,反而最能看见曼谷人民的面貌。上学的少女少男,上班的白领阶级,上了年纪的阿嫂阿叔都齐齐出现。还有,好多手中拿着地图导览的游客。我们在地铁上遇到最有趣的事,是看到一个女性化的少男。 我一直以为眼前是两个少女在聊天。直到老公在我耳边细声问,是男是女?这时,我才发现了两个少年一个穿裙子,另一个穿长裤。显然两人身上都是制服。穿裤子的这位,留了一头齐肩的长发,动作忸怩,表情也斯文。最后,我发现,他的上衣内,没有乳罩。我和老公得出结论,是男的。我们都非常惊讶。他的女性化非常明显,也非常自然。他的同伴,跟他交谈甚欢。他们身边的人也没有投给他异样的眼光。这个社会的宽容与开明,真让我赞赏。 曼谷这座城市庞杂。通过公共交通工具,一览无遗:最先进的飞机,最古老的小船,最迎合旅客的游轮,最稀奇的tuk tuk,最方便的地铁,最一般的的士,最危险的摩多。除了摩多因为只能载一位乘客,其他的交通工具我们都尝试了。这座城市,真的很有趣。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导游难为》

想起去希腊时,抵达机场第一天,拖着行李,莽莽撞撞闯进火车,战战兢兢寻站下车,然后一路问路一路穿过大街小巷,才来到预定的酒店。我不厌其烦,老公也毫无怨言。爸妈却投诉了。后来,准备离开希腊去机场的那次,爸提出乘德士,说,不用省这种钱。我于是明白了。这次,抵达首尔之前,明明已经掌握了大巴到酒店的路线,我还是预定了一辆德士。 可是,七天的首尔之旅,不可能都乘德士。我以为众多地铁线很方便。其实,由于语言不通,上上下下,中站转线,十多个出口,很让人迷茫。首尔政府应该鼓励人们多运动吧,地铁站里很少电动扶梯。爸妈每次搭地铁都气喘吁吁。还没抵达目的地,就已经消耗大量体力。我内心惭愧。 起初几次,地铁还非常陌生时,我非常紧张。带着三个人,搭错路线,大家陪着一起走冤枉路,损失似乎很大。后来,熟悉了地铁的运作与系统,还是不断要算站,认方向和找出口。他们都完全不帮助。也帮不上忙吧。这份信任,这份责任,让我倍感压力。 爸妈走路的速度比我和老公慢。我一直要自觉慢下,不断回头望。上车前,叮咛几站下车。下车前,示意到站。出站后,回头看他们有问题否。找到了出口,先爬上去探路。不知身在何处了,找人问路。确定了,再领着大家前进。只有老公随行时,我比较放松。走错路,赔上他的时间与精力,我都不惭愧。爸妈跟来了,我就轻松不下来。他们累了,烦了,恼了,我都不好受。 最后一天,爸妈要到SAMSUNG店去。于是,我找了资料,决定带他们去电子商场。这一站可是一个大站,除了几条地铁线,还有火车。我领着他们来到出口,却在外面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年轻小伙子问路,他刷手机找了地图,却无法跟我们沟通。后来,我叫他指方向。他抬头远望,才看见了那栋楼。我们就以高楼为标杆前行。 我们到这里来有两个目的。一是爸要询问关于跌坏了的平板,一是妈要购买一架新的平板。可是,我们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我跟韩国人鸡同鸭讲,才来到了服务台。可是,又一番周折,才安排了见一位维修员。我看看时间,建议爸回国后再处理吧。于是,我把他们带到店面,妈才恍然大悟,说修坏的比较重要,不是一定要买新的。我一气之下,让他们自己跟销售员交涉。 结果,爸妈说,价格比在国内更昂贵。我们这一趟,坏的没修,新的没买。老公说,他白走了。妈也说,应该购物去更好。 这次首尔之行,或许就是我跟他们最后一次同游了吧。这种探险式的旅程,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致了。下次,真要再一起旅游,只能是到海边度假村住上几天。要不然,就付钱给旅行社,让别人带着。这么一想,这一次,我就尽量让他们开心,尽量随他们意。 可是,我看他们努力跟在我后面,努力爬那些长梯级,心里就内疚。 他们都老得走不远了。 我希望他们对这次旅程还满意。我想问。但,还是没问。我不敢面对。万一他们说,酒店太小了,设备不完善,路程太远了,景色没有太吸引,物价都太贵了,食物也没有太特色。。。我也怕他们为了安慰我,说,没关系,住得不好但能习惯,吃得还不错,景色还可以,路走得多了一点但还能应付。。。 最终,我只能猜测。我只愿意猜测。 无论如何,我带着他们走了一趟秋天的首尔。开心与否,都一起走过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首尔秋游》

我吃了一口饭,觉得好硬好干。不对,这明明是平常一直在吃的糙米。为何感觉不一样了?忽然一念,想起韩国的米饭。妈说那是珍珠米。爸说有弹性,粘性,像糯米,好吃。只吃了一周的韩国米饭,我回家来就觉得长期在吃的变得陌生了。 短暂的一周,因为投入,身心的暂时体验,也变得深刻了。 这次旅游,特意选择秋季。是为了秋景。一直憧憬火红的秋叶。确实,首尔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火辣的艳红,而是参杂了银杏的鲜黄和梧桐的淡绿。但,我已经非常喜欢。 我们抵达当天,天气开始转凉,隔天还下了雨,第三天温度跌至零下。这气候突然的转变,一棒就击中我心坎。原来,我离开了热带。原本计划好要穿的秋装,是颜色鲜艳,设计别致的寒衣。可是,温度冰冷,只能披上臃肿的羽绒服,预先安排好的美丽颜色都藏在里内了。寒衣在自己家还是有机会穿上的,所以多买几件无所谓。花样就比较多了。羽绒服不到冬天是穿不上的,加上价格昂贵,只能买一件。来到首尔,气候不作美,只能一直披上同样款式同样色调的羽绒服,心里真为里头却最贴身的美丽寒衣叫屈呢。 其实刚开始,为了美丽,我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穿。结果,当寒风迎面吹拂时,浑身冷得打颤。每次从有暖气的房间出发,要步行十分钟才到地铁站。这段路,是在跟天斗争。在自己家,这种感觉从来不那么强烈。大太阳还是下大雨,最多让人觉得邋遢,麻烦。可是在四季国家里,那冷是入心入肺,是要你命的。 有时候,吃了早餐,穿得足够,踏出门外,那体温还是抵挡得了冷空气的。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何,吃了晚餐,从餐厅走出来,穿得再厚再多,也会不断打冷颤。不过,多走几步路,躯体就会暖和起来。只是,常常距离不远就抵达目的地,那身体还没来得及发动。气候再冷,怕的不是暴露在室外,而是怕站着不动。有时候,风刮起来,就要走得更快。也要长距离地走。跟天战斗,不但怕站,还怕慢。 穿得够暖和了,踏进地铁,又让人闷热得难受。不会流汗。只是烘得发烫。进入餐厅或商店也一样。这种热跟我们家不一样。在家里,再热的天气,我也能不开风扇,就流汗罢了。在这里,那热包裹着身躯,不散。空气是不流通的,感觉脸蛋 和鼻子进出的空气都是烫的。躯体像保温瓶里的热水,一直保温,我非常讨厌。 我们住进了传统韩屋。为了省钱,还选择了没有厕所的小房间。这韩屋的设计是四合院式。从房间到厕所,会暴露在外。妈非常怕冷,不怕麻烦,就每次上厕所都披上几件外衣。干完事,回到房间,又一件一件脱掉。我呢,是怕麻烦,不怕冷。在房间内穿上薄薄的睡衣。一旦必须上厕所,就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露天庭院,进入厕所。厕所也没有暖气。抵达厕所时,身躯已经不能抵挡那冷,颤巍巍的。解决完毕,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温暖的房间。一旦钻进了被子里,心里感恩人类智慧,成功抵抗天的残酷无情。 等到抵达自己家的机场时,虽然把外套脱掉了,还是觉得热。那冻的感觉迷迷蒙蒙浮在皮肤之上,像刚发过的一个梦,遥远却熟悉。这时,额头流汗了。竟然觉得有点怪,不适应了。就像吃回 自己家的米时,似乎不认识它了一样。这空间的转移,让身心都一时失调了。时间上一时衔接不上呢。 我不怀念穿得厚厚实实的时候。但是,那身体上的触感却一时挥之不去。 想起一周里,在那逼仄的小房间里,躺在榻榻米上,盖着棉被,望向木制的墙壁和天花板,内心的新鲜感依然历历在目。能体验一回秋天的首尔,秋天的韩屋,内心还是很感恩的。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今日云顶》

这次上云顶,是为了看蔡琴演唱会。会场大屏幕上打广告说,云顶高原今年庆祝50周年。算一算,那岂不是1965年就开始了吗?后来,到处逛的时候,进入了资料馆,才读到说,那是道路的开始施工而已。第一间酒店,1971年才落成。这最初的酒店,当时只有区区不到50间的房间。 我是76年出世的。很小的时候,我已经随着阿伯上云顶来了。小到可能还没进幼稚园吧。就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已经是云顶的常客。每次新加坡来的阿伯阿姨拜访我们时,上云顶是必定的节目。当时,上山的路逶迤漫长。我坐在后座不但没有大人们常常患上的晕车症,反而非常享受被车左右抛掷的动感。阿伯常常特意在转弯时加强力度。我当然觉得好玩刺激,不明白其他大人投诉的“危险”是怎么一回事。 抵达云顶高原能做的事,就是划船和玩摩天轮,碰碰车了。我一直不喜欢划船。小舢板漂得慢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大湖边上有个模型。这只长大嘴巴的大白鲨很可怕。人们总是喜欢把舢板划进狰狞的大嘴巴里。我可是怕得会晚上做噩梦。室内还有一个电子游戏中心,总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空位,就得赶紧霸占位子。不过,我一直对这玩意兴趣寡然。如果我哥一块上云顶来,这里才是他们的天堂。 大概在中学时期,90年代,过山车出现了。大家都说,当过山车来到山的边缘时,会让人紧张得冒冷汗。每次上来,一定要坐上几次。玩多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我已经很少跟随家人来云顶了。换成了跟朋友一起来。跟朋友一起,只徒瞎聊天,瞎逛街。云顶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新奇。在少年眼中,那人工湖变得很小,那些户外游乐工具变得很无聊。但是,云顶还是青少年逃离城市,逃离家的一个乐园。 出国留学回来,云顶的人工湖被围了起来,变成游乐场所的一部分,进去得付入门票。过去绕着大湖散步,欣赏大自然美景的时光已经不复返。也不知道是否失去了,才觉得珍贵。然后,过去一直觉得能够享受到的免费冷气也一起消失了。大家都说,云顶不冷了。 现在,我上云顶,只为了看演出。我和老公把车驾到半山缆车中心,然后就花钱乘缆车上山。这次,同一辆缆车内是五个中学生少女。原来,时至今日,云顶仍然是少年们离家最近的暂时乐园。她们一路上一直说,没东西看啊,好无聊啊。我想也对。是没有惊天动地的自然景观。她们只是徒这里离家不远吧? 这云顶高原最大的市场还是中老年赌客。可是,老公说,说到赌场,云顶比不上澳门和新加坡。所以,游客里几乎看不见外国人,都是本地客。还有一部分是小家庭。小孩们都喜欢在室内游乐场里玩,爸妈陪着,偶尔还有老公公老婆婆一起。可是,这室内电子游戏中心的辉煌时代是逝去很远了。老公说,都是过时的机器,谁还会玩呢?现在,成年人都有了自己的电脑,电脑游戏都是最新颖与前卫的。游戏机早已经赶不上了。 户外游乐场应该是现在云顶的另一亮点。可是,关闭了,正被围起来进行升级工作。我想,现在的小孩已经没有了过去存粹自然的休闲活动。吹吹冷风,散散步,看看自然美景,已经不欢迎了。不过想想,我小时候,也是被刺激的玩意儿吸引,从来不会喜欢绕湖散步的。 我和老公四点左右抵达酒店,逛了逛,吃个晚餐,就看演唱会去。第二天清晨,吃了个早餐,就下山回家去。我觉得,这刚刚好。再待久一点,都会觉得没东西做,没地方去了。老公说,云顶的范围也不算大。市中心的随便一家购物场所都比它大得多。那些娱乐节目如购物,看戏,餐饮也都不遑多让。这云顶,有什么特别呢?更甚者,这里的消费都好高哦。想吃得比较好一点,已经是吉隆坡高级消费等级。随便吃个Mc早餐,也要多付一点钱。真觉得不值。 坐缆车回半山时,我想起,中学时期,我们家有一次,特意来云顶躲避热天气。妈妈煮好椰浆饭,嫂嫂帮忙收拾,爸爸就驾车载着一家五口,上云顶来了。上到高原来,随便找了能坐下的山边缘,就野餐了。我记得,当时风好大。大家抖抖索索,但是还是很开心,一直喊道:“爽啊!”吃完东西,收拾完毕,大家又浩浩荡荡回家去了。 现在,要吹冷风,还不如在自己家开冷气。这云顶也不再鼓励人们到室外去。走来走去,都是五光十色的娱乐场所与消费项目。如果不是看见一些老人家穿上外套,真不知道自己在1700公尺以上的高原上呢。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居銮两餐之二

我们家附近有家Kluang Rail咖啡餐厅,自称是居銮咖啡店的分行。他们卖的咖啡粉是我喝到最好的本地咖啡。我因此而知道了,居銮的火车站有家咖啡店。后来,发现这家咖啡店竟然是居銮的地标。大家都说这是古早味。这次去居銮,当然不能错过了。我心想,即使名不副实,也可以买咖啡粉吧。应该会比芙蓉分店便宜? 我预测,周日会很多人。营业时间是早上七点。我觉得,我们也没有要抢头位。就随意一点,七点起床,准备好才出发好了。 我们大概七点出一点就从酒店出发。我大概知道方向在哪。心里有底,跟着导航走,也简单多了。这居銮的早晨,车辆还真少。我很喜欢。 抵达时,发现已经客满。刚好有两个马来同胞吃好要离开了,我手脚非常快,用屁股占了一座两个位子。有个年轻马来少男来招待。我有点害怕。左右瞄瞄别人桌上的东西,想寻找线索。不过,两杯热咖啡是一定要的。我小心翼翼地问他,烤面包是一份多少件的?少男一脸微笑,问我要圆的面包还是片的面包?我当机立断,说片的。他又问,那几份?我指向隔壁台,说像他们那样。他点点头,再跟我确定,是两份哦? 我还点了四粒甘榜生熟蛋。老公问我为何吃这个。我说:“每个人都吃这个啊。”他嗤之以鼻,说我们平时都不吃,要吃也自己很容易做。我词穷之际,反驳他说:“很难做的啊!你什么都不懂。”他终于沉默了,或许以为真的很难做,或许知道我在说谎不拆穿我而已。 在等待的时候,我才沉静下来。刚刚那招待员真有礼貌哦。我以为,有名的餐馆,员工态度都要不傲慢,要不散漫。所以,我预算了会受到白眼。可是这回,我还真错了。我四周探看,发现除了一个比较年长的华族男招待员之外,其他人都是年轻的巫族男女。一共七八个左右吧。都好勤快哦。我心里顿生好感。 咖啡先到了。味道跟芙蓉分店不一样,但还算可以。后来面包来了。我拿起来一咬,哇!加央的味道很好!生熟蛋最后一个抵达。没有太烧。我拿起一粒敲了桌角,一拨,液状的生熟蛋掉进小盘里。我一看,除了鲜红的蛋黄,乳白的蛋白,还有一部分是透明状的生液体。我第一反应是:“这也太不卫生了吧?”可是, 我立刻想起,小时候,吃妈妈外婆做的生熟蛋,也是这三种颜色参杂的。后来,家里竟然讲究健康卫生起来,说吃生熟蛋会生病的,就不再吃了。 点的食物都下肚了。桌上还有一小包一小包的椰浆饭和炒米粉。我打开一包饭,觉得味道一般。不过,这种预先包好的,一定比不上餐厅里热腾腾的现做。但是,价格上却差天隔地了。我们今天已经能够以更高的消费,要求更高的质量了。这种玲珑的小包装,卖的是怀旧的情怀。这也就是人们说的古早味了吧? 都吃好了,我到柜台去付账。结账时,小伙子问我,有吃nasi lemak吗?我说,一包。我心想,这也太信任顾客了吧?小伙子手脚麻利,按了按收银机,说,十一块四十仙。 我回到老公身边,他已经站了起来。他说:“等的人很多。我都不好意思霸占位子了。”我看一看,确实,比我们到时,客人更多了。如果我们这时才到,可能收获的经验也会打折了吧? 我非常满意地离开了。直到离开了居銮,我才突然想起,说好要买的咖啡粉呢?我甚至忘了看一看,他们是否在卖。当时,他们的食物质量与服务态度,让我非常惊喜。我开心过了头,竟然把原本的目的抛诸脑后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4 Comments

居銮两餐之一

网络上推荐的居銮牛肉面有几家。有两家看起来跟芙蓉的类似,用的是濑粉,有加花生的。我和老公都不喜欢这种做法。于是,我选择了一家台湾老板娘经营的餐馆,冲着她的红烧牛肉面而去。 傍晚时分,天还没黑,我们跟着导航路线,来到一个住宅区。在一间学校门前,导航说到了。怎么会这样?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经验导航有误了。老公说,肯定有人捣蛋。于是,我们删掉店名,以路名为线索导航。这才把我们带到了对的地带。 可是,抵达后,却找不到正确位置。我们绕着商业店面胡乱绕了几圈。最后,决定下车求救。我在一家杂货店前看见一对男女在交谈。我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直接问路。他们犹豫了一会儿,也不十分肯定。后来,女的知道了路名,说能帮我查。她说:“ 查查看,比你乱找好。”于是,她拿出一本厚厚的商业广告书,帮我确定了我要找的路是哪一条。我非常诚恳地道谢,回到车上去。 倒了车,拐一个弯,一直越过了十字路口,我们看见了目的地。隔壁家的火锅店很热闹。一对照,我们这家餐馆好冷清啊。我甚至怀疑,是否已经打烊了。 天还微亮,店面两个大座分别坐着两个老人家,桌上是啤酒瓶和酒杯。店里有两桌坐着客人。大家都在看高挂角落的电视机。一位老伯正在收拾一座 餐具,显然客人吃完刚离开。我们坐 好后,看着老伯很匆忙的样子,却手脚利落不起来。他终于忙完后,来到我们面前,赶着到别处去的样子,说:“要等哦。要等二十,三。。十分钟哦。” 他写下了两碗牛肉面,十个锅贴,就匆忙离开了,却也走不快。这时,我看看周围。其实,除了我们,只有两座的客人。全部加起来也不到十个人。我心想,是员工休假吗?这么一点客人也应付不来,怎么赚钱呢? 我们时间正多得很,于是酿出了耐心。老公早已经低头。我看似在看电视,其实一直瞄向老伯。他走起路来,头微微向右倾斜。脸上很慌张的样子。肢体的动作却迟钝。他把小盘子,筷子和汤匙放在托盘上,想要捧起来时,才决定用双手拿更方便。来到我们座前,放好后,走了一步又回头。瞄了我们桌面一眼,他再转回 身,才走了。 二十分钟后,老伯捧着四碗汤面,到五人座去。这座的第五个人看着老伯离开。其他四人开始吃起来。好久了,又过了五分钟,第五完的炒面才送上。我看见他也没有埋怨的神情。吃了一口,还开心地点头。这座五人家庭一面吃一面聊起来,气氛乐融融。 我们隔壁的一对年轻男女也非常安静地等着。半小时后,他们的锅贴先送上了。我看他们吃的速度非常慢,估计是怕吃完了又要等吧?又过了十分钟,一碗汤面才送上。我看他们分着吃,十分亲密。我刚刚想 要点六个锅贴,但老伯说最少十个。我犹豫了一下,是否点一份牛肉面呢?我猜,隔壁这一对男女也是同样的顾虑吧? 接近四十分钟后,我们的牛肉面终于来了。那汤头很清,略红。表面放着几块牛肉,还有一些碎咸菜。我先尝了一口拉面,有嚼劲,口感很棒。再试着沾一点特色的红干辣椒碎,很配。 快吃完面时,锅贴也来了。它们表面香脆。里头的肉很嫩,味道也很足。一颗没有很大,所以我们各吃了五颗,也没有过分饱胀。 有一个老妇,偶尔会从厨房里走出来,到冰柜里取锅贴。我猜,这就是老板娘了吧。这对老人家,一个掌厨,一个店面招待。我吃着吃着,心就暖了起来。 这一餐,我们用时间,换来美味。因为我们不急,所以一对老夫老妇,才有机会为我们做出了好味道。看着老人家忙进忙出的,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在尽力。这份诚意,让大家心甘情愿忍耐。他们没有潇洒和利落。反而多了一股沧桑。我们放下效率的要求,得到了诚恳的慢工。这份宽容的付出,收获了一份人情味。 结账时,老伯说:“二十二块四毛。”老公在掏钱时,老伯又兀自喃喃,再算了一遍。老公给了三张十块。老伯走到柜台,刚好有菜要上座,就先把热腾腾的锅贴先送上。我看他很心急,送了菜,赶快回到柜台,拿 了零钱,斜着头,才走向 我们。 老公说:“贵哦?” 我回答:“不会啦。”我没有说,我愿意多给一点。我觉得,多给一点都值。 这一餐,吃的不只是美食。我们吃了一餐时间的佳肴。 走出店面时,天黑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在所难免〉

自从开始把自己的旅游体验变成文字以来,这些文字倒过来,改变了我的旅游理念。 我发现,整理出来的文字,甚至会改变我在旅行过程中的感受。那有时候是一种沉淀,有时候是一种选择。 这次短途,让我体会到—-旅行过程中,遗憾必然在所难免。 完美自始至终都不存在。我能在出行前做最完整的调查与策划。可是,想要看完所有的景点,吃尽所有美食,完全体验当地生活,是天方夜谭。只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不可能实现。那就是成为当地人。可是,这还是旅游吗?作为旅客的好玩部分,就是能够跟当地生活保持一定距离,用新鲜的,冒险的眼光看他们的生活方式,不是吗?完美的旅行,在定义上就不合理。 那,很多时候,我们带着美好期盼,却得不到美好收获的时候,怎么办? 东海岸让我失望了。可是,换了个角度,我茅塞顿开。我明白了,我不该期待马来西亚是个大家闺秀。她没有高山的壮阔,没有大川的波澜,没有渊远的历史内容,没有深奥的哲理思考。马来西亚,她是个小家碧玉  —-                                               林明这样的秀气山水她不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