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旅游小记录

之《结婚周年》

每个旅程,都会留下遗憾。因此,才有重逢的可能。 这次,终于曼谷。但,少了chatuchak market和水上市场。还有,谁知道,我不在的时候,曼谷又变化出什么新东西呢? 老公说,再来曼谷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消费水平不高。但是,我们都知道,抛下新宠儿,重拾旧欢,说容易,做却难。 我们选择曼谷庆祝十年的婚姻。我们都满意。买了680泰铢的T恤,650泰铢的咖啡豆,大概是500泰铢的泰国调味料和零嘴。其实都是我买的。     老公或许最满意的是,有一晚,他独自逛了Soi Cowby两小时吧?他回来报道说,进了两间酒吧。看到了没穿裤子的美人。后来有个女人还热情前来调情。我打趣问他:“你怎么办?”他诚实招来:“我赶快逃了。”我笑弯了腰。我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很想也开开眼界。但是,我无法参与,也不强求老公赔上了吧。我很自豪。我大方,我信任老公,我自信。这样的周年庆,不正验证了咱们强固的基石吗? 通常,在结婚纪念日,我们都是出外吃一餐。这次因为是十周年,来了一趟旅游。原本想,在异国他乡,也来一餐豪华的。有调查了一下屋顶餐厅和楼顶酒吧。后来,考虑到费用,就免了。也不遗憾。 曼谷,我终于来了。下次到来之前,我感谢你这次的款待。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我不是他们》

第五天早晨,我们决定不乘的士去机场。以防万一,很早就出发。结果,抵达候机厅时,还要等两个小时。于是,我开始闲逛。我知道自己会看见什么。不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人。这一趟旅游,我们一直遇上他们。甚至于,每次被误认为是他们时,我内心独白都是:“我不是中国游客。” 我来到一个收银台边。几个中国人忙着点算钱包里的钱。还不时问道,剩下的零角能买什么?不够泰铢,付人民币是多少?这时,一对中国老夫妇出现。他们一身装扮土气十足。老先生指着牛角面包问老夫人,好吗?她点点头。于是他抬起手,呼唤柜台里的招待员。大家都忙啊,好多客人。他有点不耐烦,提高了声量。收银员听见了,急忙说出一句不标准的普通话:“等一下!”老先生似乎才发现了,买个小面包也要排队的。 那天,我们逛完了Wat Pho,来到外面的小巷,坐下了,吃午餐。点了两式菜,两瓶果汁,我们就坐好,等待。不一会儿,一个中国妞出现。三个泰国女人在忙着,没有招待她。可她一踏进来,就伸长脖子,急冲冲地呼唤人,然后也不管是否有人听清就说,One Tom Yum Kung。我对老公说:“This is the kind of people who annoyed people。” Wat Pho之前,我们逛了大皇宫。那人真是山是海啊!在不同的入口处都有保安人员站岗。他们发现人流堵塞时,说的是普通话:“走,继续走。” 我想,许多泰国人不喜欢中国游客。我们入住的酒店招待员对白种人说话时彬彬有礼,看见我们时立刻换上了一张臭脸。我们参加的一日游导游,主动跟其他的西方团友说话聊天,对我们却非常冷漠。 我自己是不喜欢购物的。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因为不懂,不擅长。在Bobae服装市场买T恤时,那老板娘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后来,我干脆选了五件,立刻付了她给出的价钱。老板娘立刻笑盈盈了。我能谅解。人家做生意,也是讨口饭吃而已。赚你那一点钱,有必要奉承你吗? 说回来,中国游客或许有不文明的地方,但泰国人还是要他们的钱。人数极大,消费能力又极高。中国游客已经改变了泰国旅游的生态。在机场的免税店里,站满了大批中国游客。他们买酒买烟,买香水买手表,买巧克力买果干,买手提包买帽子。每个中国游客登机时,双手都拎着几个大包。 我怀疑,泰国人会比较欢迎像我一样斯文有礼但不购物的游客;还是欢迎那些自大无礼但大量消费的中国游客呢?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400年没故事?》

做了功课,知道泰国旧城Ayuttaya是暹罗400年的旧城。在一次Burma攻城并烧城以后,泰国国王才决定搬迁至曼谷。现在,这个文化古城成了UNESCO遗址。另外,二战期间,日军在泰缅之间修建铁路,100,000人死亡。电影The Bridge of River Kwai讲的是历史事实。现在,这条桥也成了旅游景点。我决定网上订购两个一日游,希望深入探访泰国历史。五日四夜的行程,我最期待的就是这两日的节目。 早上六点三十分,一辆Van来到我们酒店门口,载我们到集合地点。换一辆大巴,我们上车看见最前面的两个位子空着,立刻占好位置。没多久,一位老公公出现。他艰辛地爬上大巴的入口梯级。我们看他颈项前挂着名牌,非常诧异。不会是导游吧?是,这位77岁的老公公真是。 旅途中,他走路很慢。有时候,他站在入口处等我们,要我们自己去逛。对于景点的资料,他也透露得不多。我好希望听一听古城的历史故事。我好希望他领着我们,讲一讲遗址的文化知识。可是,这个老人家,说得一口好英语,却什么也没分享。有一次,我问他,pangoda和stupa的差别是什么?他说,stupa是四面都有佛像的塔。我点点头,明白。可是,放眼一看,所有的stupa都没有佛像。     我在遗址上拍了几张照片。放在面书上,美感十足。点赞的人不会了解,我内心无尽遗憾。我想起希腊之旅遇上的导游。她大量介绍了古希腊与现代希腊的各个方面。来到遗址,她细心带领我们领会与欣赏遗址的价值。我走在Ayuttaya的遗址上,感受到这片土地曾经辉煌一时。那么丰富的内涵等待被挖掘。可是今天,它只剩沧桑。没有被理解的自尊。只有被忽略的自弃。因为泰国人本身不愿意珍惜。       第二日早上六点十分,另一辆van出现在酒店门口。不同于前一天,这次行程是小团。我们就坐这辆小van出发。     这条泰缅铁路,牺牲了100,000人。我们来到一个近7,000人的战俘坟墓。老公说,剩下的九十多千的,不是战俘,而是平民的牺牲者呢?谁还记得?后来,我们参观了纪念馆。还是以战俘当时的生活状况为主。原来,这些工作都是一个国外组织在维护和支撑的。那些从中国,东南亚,印度引进的修铁路工人,没有人在乎,被遗忘了。       来到桂桥,我们惊讶地发现一尊高大的观音像伫立在岸边。游客们视若无睹。都只站在桥上拍照。我们问导游,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是中国人的投资。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地方,河岸边,是二战时战俘与修铁路工人的营地。我们无限唏嘘。如果,这些营地能保留下来,那会是多么珍贵的财产啊! 我又想起了希腊之旅。还有韩国之旅。在首尔一周内,我们参与了几个景点的免费导游行程。那些韩国人对本身文化历史的热爱,令我印象深刻。他们的自豪与自信是那么强烈。泰国导游,没有那种急于跟你分享他的认识,急于表现本身价值的激情。泰国导游,只急于让你知道这个景点时间有限,只急于把你赶到下一个景点,只急于走完所有的景点然后在回程上睡个大觉。 我所期待的,落空了。非常失望。我还能自我安慰。至少,我知道了。泰国,还落后。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肉体贩卖》

好多年前,当我还是个小孩,已经听大人们说,泰国很多女人贩卖肉体,竟然还不以此为耻。后来,去过当地的人,也谈到了女性下体表演开汽水罐,吹气球等特技。我一直非常好奇。即使年长以后,不再以黑白二分妓女或良人,仍然很想亲身见识。   这次,我在网上订购了一场变性人的卡巴莱cabaret表演。不低级哦,900泰铢一张票。由于一个月前就预定,我们被安排在最靠近舞台中央的两个位子。是最好的位置。入座后,还有招待员侍候一杯饮品。       穿着夸张,装饰繁多的变性人如此靠近我们。好几次就站在我们身边。有时候,服装又如此性感,丰满的胸脯和下体边沿如此张扬。我有点无法适从。表演的节目有十来个。大部分都是展示躯体的动感歌舞为主。我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与卖力。舞台灯光与音响,背景与道具也是最华丽的。可是,表演真的不算一流。最重要的是,艺术性并不高。 还有几个节目,是日本,韩国,美国的经典曲目。这部分一改之前的妖娆风骚,变为端庄严肃。全场表演都是对嘴假唱,于是依靠肢体语言来吸引观众。因此,少了动感舞曲的肢体动作,这部分主要展示各国的传统服装和背景装饰。老公说,他们选择了好几个国家的经典,唯一缺少的就是泰国。 我尊重这些尽力表演的变性人。可是,我同情他们。他们的肉体,没有艺术形式的支撑,变得很谄媚。除了变性人,有少部分的男性是绿叶。其中一个节目,他们男性的躯体戴上乳罩,以自贬自贱的姿态站在舞台上。我觉得,这个舞台没有艺术家应有的自尊。他们知道观众带着有色眼光,于是,他们乐于满足。 后来,我们又观赏了另一种形式的肉体贩卖——泰拳。 我在网上得知,每周三的傍晚开始,在MBK购物广场外有免费观赏的泰拳比赛。本以为,免费的东西一定质量不高,所以没有太期待。结果,我们只早到十分钟,就霸占到最好的位置。我们就站在拳击场前面。   第一场是男参赛者。司仪开场时强调,这不是表演,这是真秀。即使不说,我们都能感受到。比赛前,先是祭拜仪式。第一回合,两名参赛者非常客气,在试探对方。第二回合开始,双方进入状态。腿踢得跟头一样高。拳挥出去也干净利落。我们甚至听到了拳脚打在身上的闷响。   第四回合,其中一个选手抬脚踢时,反而被对方反踢一脚。结果,他一跤摔了下来,头重重落地,竟然昏了过去!裁判和医务人员赶紧冲前来,用力抓他颈后边。后来,他们把一小撮棉花凑到他鼻子下,他立刻醒过来。对方选手发现了,立即来到他面前慰问。胜负已决。   第二场是女参赛者。一个泰国人与一个纽斯兰人对决。观赏女选手比赛,像慢动作的男选手比赛。不但动作比较缓慢,踢的角度比较低,力度比较小,也没那么干脆利落。我们始终搞不清楚泰拳的规则。但是,糊涂观赏,也能知道何者较优秀。最终,纽斯兰人胜出。   看了两场,我们都已满足。 走出拳击场,老公对我说:“这种肉体贩卖,不是更悲惨吗?” 我想了想,回答说:“可是,我感受到激情。他们是自强自重的。” 你可以说,任何一种贩卖都为了利益。变性人卖力表演,可能为了三餐。泰拳选手饱受肉体的痛楚,可能为了奖金。可是,只有精神与心灵上的对等交易,才会收获尊敬。谁在讨好你,谁在争取你的公平对待,一眼就看出,一想就辨别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终于曼谷》 之《水陆空游走》

一直知道,曼谷很近,很经济,也很庞杂因而有趣。早在刚结婚不久,已经对老公说,要去看。老公二话不说,就答应。我开心了好久。久到有两年,五年,十年。每次计划行程,总有其他地点插位。曼谷一直等在队伍后面。结婚十周年,想重游巴厘。但,亚航促销,发现曼谷机票非常值得。于是,终于曼谷。 旅途从空路开始。飞行两小时,抵达时差一小时的曼谷。我们先赚,回家时再还。按照原定计划,抵达机场,先乘30泰铢的巴士,再转42泰铢的地铁。没惊没险,一个小时后,找到酒店。一路上,我看地图,问路,小心跳,还走了一点冤枉路。巴士和地铁不算新鲜事。听不懂泰语,但有英语的帮助,很快就熟悉了。 倒是水路,让我大开眼界。 想象中,小水道的交通应该是悠闲而诗意的。不是说,小桥流水人家吗?我准备好相机,打算偷窥人家的后院,猎取平凡静好的平民生活。结果,当一艘水道小船抵达小码头时,我怔住了。船上分成两部分。前半段是简单的木长凳,没有靠背,坐满人。后半段站满了人。没有售票员下船来引路。船的引擎还开着,像只急冲冲的公牛在原地踹脚。老公问我,上船吗?我不知所措,迟疑了三秒。最终,我们跳下船去,跟站着的人挤成一块。过一会儿,售票员才沿着船边走来。一人给了19泰铢。 小河的水乌黑。两旁的屋子不规则,简陋而破旧。抵达目的地,走出小码头,发现这入口那么不起眼。路人匆匆走过,怎么会发现呢?我想象中的平凡静好没找着。却闯进了曼谷隐秘邋遢而日常的后巷。 第二天,我们来到上得了台面的Chao Praya大河。轮船也比小水道的小船大上十倍。我们上了专载游客的快速轮船,付40泰铢。这河水也是乌黑的。高脚的木板屋和豪华的高楼酒店同时出现在大河两旁。高架桥横跨河面。许多笨重的大货船从容行走。 回程时,我们上了普通的轮船。售票员说得付20泰铢。船上客满,没有座位。我们靠在栏杆边。我打开钱包要付钱时,突然,一盆河水当面扑上。我的头发,脸庞,嘴唇,上半身和一只脚都淋湿了。倒霉的不只是我和老公。大家包括售票员都哈哈大笑。 不明白为何水路仍然那么重要。最大的坏处就是速度慢。像建在大河边的大皇宫和庙堂,为何要通过水路连接呢? 我想,答案应该是,曼谷是座靠旅游支撑的城市。在全世界已经跟从效率原则的时候,轮船变成了稀奇的交通工具。换句话说,轮船是为游客而设的。tuk tuk车也一样。 我吃惊。Tuk tuk车竟然比的士贵。坐上的士去,即使交通堵塞,还是有冷气,座位也宽敞。而大白天乘tuk tuk车,吹的是热风和大马路的废气。我们尝试了一次,就够了。为何要多花钱来买难受呢?老公说,或许tuk tuk车的汽油燃烧不经济,所以收费比汽车贵。而tuk tuk车不能走得太远。都是短程。游客贪好玩,花100泰铢穿梭在景点之间,买的只是非一般的经验。 说到最有效率又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还是地铁。 在地铁车厢里,反而最能看见曼谷人民的面貌。上学的少女少男,上班的白领阶级,上了年纪的阿嫂阿叔都齐齐出现。还有,好多手中拿着地图导览的游客。我们在地铁上遇到最有趣的事,是看到一个女性化的少男。 我一直以为眼前是两个少女在聊天。直到老公在我耳边细声问,是男是女?这时,我才发现了两个少年一个穿裙子,另一个穿长裤。显然两人身上都是制服。穿裤子的这位,留了一头齐肩的长发,动作忸怩,表情也斯文。最后,我发现,他的上衣内,没有乳罩。我和老公得出结论,是男的。我们都非常惊讶。他的女性化非常明显,也非常自然。他的同伴,跟他交谈甚欢。他们身边的人也没有投给他异样的眼光。这个社会的宽容与开明,真让我赞赏。 曼谷这座城市庞杂。通过公共交通工具,一览无遗:最先进的飞机,最古老的小船,最迎合旅客的游轮,最稀奇的tuk tuk,最方便的地铁,最一般的的士,最危险的摩多。除了摩多因为只能载一位乘客,其他的交通工具我们都尝试了。这座城市,真的很有趣。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导游难为》

想起去希腊时,抵达机场第一天,拖着行李,莽莽撞撞闯进火车,战战兢兢寻站下车,然后一路问路一路穿过大街小巷,才来到预定的酒店。我不厌其烦,老公也毫无怨言。爸妈却投诉了。后来,准备离开希腊去机场的那次,爸提出乘德士,说,不用省这种钱。我于是明白了。这次,抵达首尔之前,明明已经掌握了大巴到酒店的路线,我还是预定了一辆德士。 可是,七天的首尔之旅,不可能都乘德士。我以为众多地铁线很方便。其实,由于语言不通,上上下下,中站转线,十多个出口,很让人迷茫。首尔政府应该鼓励人们多运动吧,地铁站里很少电动扶梯。爸妈每次搭地铁都气喘吁吁。还没抵达目的地,就已经消耗大量体力。我内心惭愧。 起初几次,地铁还非常陌生时,我非常紧张。带着三个人,搭错路线,大家陪着一起走冤枉路,损失似乎很大。后来,熟悉了地铁的运作与系统,还是不断要算站,认方向和找出口。他们都完全不帮助。也帮不上忙吧。这份信任,这份责任,让我倍感压力。 爸妈走路的速度比我和老公慢。我一直要自觉慢下,不断回头望。上车前,叮咛几站下车。下车前,示意到站。出站后,回头看他们有问题否。找到了出口,先爬上去探路。不知身在何处了,找人问路。确定了,再领着大家前进。只有老公随行时,我比较放松。走错路,赔上他的时间与精力,我都不惭愧。爸妈跟来了,我就轻松不下来。他们累了,烦了,恼了,我都不好受。 最后一天,爸妈要到SAMSUNG店去。于是,我找了资料,决定带他们去电子商场。这一站可是一个大站,除了几条地铁线,还有火车。我领着他们来到出口,却在外面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年轻小伙子问路,他刷手机找了地图,却无法跟我们沟通。后来,我叫他指方向。他抬头远望,才看见了那栋楼。我们就以高楼为标杆前行。 我们到这里来有两个目的。一是爸要询问关于跌坏了的平板,一是妈要购买一架新的平板。可是,我们的时间不多。好不容易,我跟韩国人鸡同鸭讲,才来到了服务台。可是,又一番周折,才安排了见一位维修员。我看看时间,建议爸回国后再处理吧。于是,我把他们带到店面,妈才恍然大悟,说修坏的比较重要,不是一定要买新的。我一气之下,让他们自己跟销售员交涉。 结果,爸妈说,价格比在国内更昂贵。我们这一趟,坏的没修,新的没买。老公说,他白走了。妈也说,应该购物去更好。 这次首尔之行,或许就是我跟他们最后一次同游了吧。这种探险式的旅程,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致了。下次,真要再一起旅游,只能是到海边度假村住上几天。要不然,就付钱给旅行社,让别人带着。这么一想,这一次,我就尽量让他们开心,尽量随他们意。 可是,我看他们努力跟在我后面,努力爬那些长梯级,心里就内疚。 他们都老得走不远了。 我希望他们对这次旅程还满意。我想问。但,还是没问。我不敢面对。万一他们说,酒店太小了,设备不完善,路程太远了,景色没有太吸引,物价都太贵了,食物也没有太特色。。。我也怕他们为了安慰我,说,没关系,住得不好但能习惯,吃得还不错,景色还可以,路走得多了一点但还能应付。。。 最终,我只能猜测。我只愿意猜测。 无论如何,我带着他们走了一趟秋天的首尔。开心与否,都一起走过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首尔秋游》

我吃了一口饭,觉得好硬好干。不对,这明明是平常一直在吃的糙米。为何感觉不一样了?忽然一念,想起韩国的米饭。妈说那是珍珠米。爸说有弹性,粘性,像糯米,好吃。只吃了一周的韩国米饭,我回家来就觉得长期在吃的变得陌生了。 短暂的一周,因为投入,身心的暂时体验,也变得深刻了。 这次旅游,特意选择秋季。是为了秋景。一直憧憬火红的秋叶。确实,首尔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火辣的艳红,而是参杂了银杏的鲜黄和梧桐的淡绿。但,我已经非常喜欢。 我们抵达当天,天气开始转凉,隔天还下了雨,第三天温度跌至零下。这气候突然的转变,一棒就击中我心坎。原来,我离开了热带。原本计划好要穿的秋装,是颜色鲜艳,设计别致的寒衣。可是,温度冰冷,只能披上臃肿的羽绒服,预先安排好的美丽颜色都藏在里内了。寒衣在自己家还是有机会穿上的,所以多买几件无所谓。花样就比较多了。羽绒服不到冬天是穿不上的,加上价格昂贵,只能买一件。来到首尔,气候不作美,只能一直披上同样款式同样色调的羽绒服,心里真为里头却最贴身的美丽寒衣叫屈呢。 其实刚开始,为了美丽,我还是按照原定计划穿。结果,当寒风迎面吹拂时,浑身冷得打颤。每次从有暖气的房间出发,要步行十分钟才到地铁站。这段路,是在跟天斗争。在自己家,这种感觉从来不那么强烈。大太阳还是下大雨,最多让人觉得邋遢,麻烦。可是在四季国家里,那冷是入心入肺,是要你命的。 有时候,吃了早餐,穿得足够,踏出门外,那体温还是抵挡得了冷空气的。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何,吃了晚餐,从餐厅走出来,穿得再厚再多,也会不断打冷颤。不过,多走几步路,躯体就会暖和起来。只是,常常距离不远就抵达目的地,那身体还没来得及发动。气候再冷,怕的不是暴露在室外,而是怕站着不动。有时候,风刮起来,就要走得更快。也要长距离地走。跟天战斗,不但怕站,还怕慢。 穿得够暖和了,踏进地铁,又让人闷热得难受。不会流汗。只是烘得发烫。进入餐厅或商店也一样。这种热跟我们家不一样。在家里,再热的天气,我也能不开风扇,就流汗罢了。在这里,那热包裹着身躯,不散。空气是不流通的,感觉脸蛋 和鼻子进出的空气都是烫的。躯体像保温瓶里的热水,一直保温,我非常讨厌。 我们住进了传统韩屋。为了省钱,还选择了没有厕所的小房间。这韩屋的设计是四合院式。从房间到厕所,会暴露在外。妈非常怕冷,不怕麻烦,就每次上厕所都披上几件外衣。干完事,回到房间,又一件一件脱掉。我呢,是怕麻烦,不怕冷。在房间内穿上薄薄的睡衣。一旦必须上厕所,就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露天庭院,进入厕所。厕所也没有暖气。抵达厕所时,身躯已经不能抵挡那冷,颤巍巍的。解决完毕,又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温暖的房间。一旦钻进了被子里,心里感恩人类智慧,成功抵抗天的残酷无情。 等到抵达自己家的机场时,虽然把外套脱掉了,还是觉得热。那冻的感觉迷迷蒙蒙浮在皮肤之上,像刚发过的一个梦,遥远却熟悉。这时,额头流汗了。竟然觉得有点怪,不适应了。就像吃回 自己家的米时,似乎不认识它了一样。这空间的转移,让身心都一时失调了。时间上一时衔接不上呢。 我不怀念穿得厚厚实实的时候。但是,那身体上的触感却一时挥之不去。 想起一周里,在那逼仄的小房间里,躺在榻榻米上,盖着棉被,望向木制的墙壁和天花板,内心的新鲜感依然历历在目。能体验一回秋天的首尔,秋天的韩屋,内心还是很感恩的。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今日云顶》

这次上云顶,是为了看蔡琴演唱会。会场大屏幕上打广告说,云顶高原今年庆祝50周年。算一算,那岂不是1965年就开始了吗?后来,到处逛的时候,进入了资料馆,才读到说,那是道路的开始施工而已。第一间酒店,1971年才落成。这最初的酒店,当时只有区区不到50间的房间。 我是76年出世的。很小的时候,我已经随着阿伯上云顶来了。小到可能还没进幼稚园吧。就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已经是云顶的常客。每次新加坡来的阿伯阿姨拜访我们时,上云顶是必定的节目。当时,上山的路逶迤漫长。我坐在后座不但没有大人们常常患上的晕车症,反而非常享受被车左右抛掷的动感。阿伯常常特意在转弯时加强力度。我当然觉得好玩刺激,不明白其他大人投诉的“危险”是怎么一回事。 抵达云顶高原能做的事,就是划船和玩摩天轮,碰碰车了。我一直不喜欢划船。小舢板漂得慢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大湖边上有个模型。这只长大嘴巴的大白鲨很可怕。人们总是喜欢把舢板划进狰狞的大嘴巴里。我可是怕得会晚上做噩梦。室内还有一个电子游戏中心,总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空位,就得赶紧霸占位子。不过,我一直对这玩意兴趣寡然。如果我哥一块上云顶来,这里才是他们的天堂。 大概在中学时期,90年代,过山车出现了。大家都说,当过山车来到山的边缘时,会让人紧张得冒冷汗。每次上来,一定要坐上几次。玩多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了。我已经很少跟随家人来云顶了。换成了跟朋友一起来。跟朋友一起,只徒瞎聊天,瞎逛街。云顶已经没有了小时候的新奇。在少年眼中,那人工湖变得很小,那些户外游乐工具变得很无聊。但是,云顶还是青少年逃离城市,逃离家的一个乐园。 出国留学回来,云顶的人工湖被围了起来,变成游乐场所的一部分,进去得付入门票。过去绕着大湖散步,欣赏大自然美景的时光已经不复返。也不知道是否失去了,才觉得珍贵。然后,过去一直觉得能够享受到的免费冷气也一起消失了。大家都说,云顶不冷了。 现在,我上云顶,只为了看演出。我和老公把车驾到半山缆车中心,然后就花钱乘缆车上山。这次,同一辆缆车内是五个中学生少女。原来,时至今日,云顶仍然是少年们离家最近的暂时乐园。她们一路上一直说,没东西看啊,好无聊啊。我想也对。是没有惊天动地的自然景观。她们只是徒这里离家不远吧? 这云顶高原最大的市场还是中老年赌客。可是,老公说,说到赌场,云顶比不上澳门和新加坡。所以,游客里几乎看不见外国人,都是本地客。还有一部分是小家庭。小孩们都喜欢在室内游乐场里玩,爸妈陪着,偶尔还有老公公老婆婆一起。可是,这室内电子游戏中心的辉煌时代是逝去很远了。老公说,都是过时的机器,谁还会玩呢?现在,成年人都有了自己的电脑,电脑游戏都是最新颖与前卫的。游戏机早已经赶不上了。 户外游乐场应该是现在云顶的另一亮点。可是,关闭了,正被围起来进行升级工作。我想,现在的小孩已经没有了过去存粹自然的休闲活动。吹吹冷风,散散步,看看自然美景,已经不欢迎了。不过想想,我小时候,也是被刺激的玩意儿吸引,从来不会喜欢绕湖散步的。 我和老公四点左右抵达酒店,逛了逛,吃个晚餐,就看演唱会去。第二天清晨,吃了个早餐,就下山回家去。我觉得,这刚刚好。再待久一点,都会觉得没东西做,没地方去了。老公说,云顶的范围也不算大。市中心的随便一家购物场所都比它大得多。那些娱乐节目如购物,看戏,餐饮也都不遑多让。这云顶,有什么特别呢?更甚者,这里的消费都好高哦。想吃得比较好一点,已经是吉隆坡高级消费等级。随便吃个Mc早餐,也要多付一点钱。真觉得不值。 坐缆车回半山时,我想起,中学时期,我们家有一次,特意来云顶躲避热天气。妈妈煮好椰浆饭,嫂嫂帮忙收拾,爸爸就驾车载着一家五口,上云顶来了。上到高原来,随便找了能坐下的山边缘,就野餐了。我记得,当时风好大。大家抖抖索索,但是还是很开心,一直喊道:“爽啊!”吃完东西,收拾完毕,大家又浩浩荡荡回家去了。 现在,要吹冷风,还不如在自己家开冷气。这云顶也不再鼓励人们到室外去。走来走去,都是五光十色的娱乐场所与消费项目。如果不是看见一些老人家穿上外套,真不知道自己在1700公尺以上的高原上呢。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