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旅游小记录

为了

从巴厘回来的第一天,我真的还蛮想念的。 很快的,第二天,第三天,到今天第四天, 我就回到我平淡的日常来了。 那些美好的感受, 是一张张的照片,在脑海里,在无意间或更常是我愿意时, 播放成电影片段。 当然要好好也会好好珍藏。 最终,那些旅游期间经历的美好, 都会淡化,像永远退离海岸的浪潮。 但是,生活不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平凡的日常再恬静,也会因日久天长而让我变得无感。 出游了一次,再回家来时, 日常就变得鲜活起来了。 在巴厘第一次踏进自己的酒店,第一次吃酒店早餐,第一次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第一次以期待的心情踏进旅程的第一个景点, 我的内心都那么饥渴,像准备浸染自己的干海绵一样, 所有一切都鲜活而精彩。 同样的,旅程结束时, 我不也一样带着重新面对日常的渴望, 回到我长时间面对的家吗? 看着两个宝贝毛孩安心躺下休息, 跟老公坐在一起吃简单有营养的住家食物, 每晚饭后他们短暂休眠我独自在黑暗中看无聊的youtube; 每次从外头回家来, 这些我最心爱的宝贝们给予我的平凡时光, 都会让我的心感觉饱满而富足。 老土的重复人家的话就是: 出门是为了回家。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身于人间

五天四夜里,方方面面都让人满意。 就最后一个早晨, 我对老公说, 我们到菜市场去买糕点当点心,好吗? 老公当然不会反对。 我心里期待着看到坐在地上卖琳琅满目的糕点的老太太, 就像林金城在《巴厘岛食志》里的照片一样。 结果,我们看到了她,一个中年妇女, 可是她的糕点没有展现彩虹的色彩。 我点了四款。 她举起三只手指,说thrity。 我听不清楚,说是three,four,thrity,forty? 后来我拿出了四十千的钞票给她。 她再塞了一块给我,总共是五块糕点。 我们赶时间,赶着回去吃酒店早餐,准备离开了。 四十千买了糕点就匆匆赶回酒店去。 后来,在车上, 我想起了那个中年妇女。 她脸上一直没有笑容。 我突然间想起,四十千等于马币十二块。 五块糕点十二块! 我想起,她要三十千,我给她四十千, 她还意思意思再塞一块给我,好像不想让我吃亏一样。 我心里难受。 是不是我太幼稚,以为巴厘人都单纯? 其实,我遇见的酒店服务生,私人司机,餐厅服务员, 都是收了我的钱财,才对我们那么殷勤呢。 如果不是遇到了这个卖糕点的中年妇女, 我会以为巴厘是天堂呢。 是我不知身于何处。我错。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小尾巴

我什么都没带回来, 就那几包咖啡豆。 都花了不多钱,至少比这里便宜。 要命的是,还真新鲜; 新鲜就是味道好; 味道好,就两个字:好喝! 还不止。 我想起小时候, 跟着大人一起出游时, 想要抱抱而大人说,你太重了时, 我抓着大人的衣角,一个小角落, 死不肯放手。 大人责骂,放手,快放手! 可是,我那么依恋, 不舍得松开手指, 深怕一松开,什么都失去。 从巴厘带回来的咖啡豆, 让我变回一个小女孩。 我知道,多几天,一周,十天, 萦绕我周身的巴厘味道,会逐渐消散。 在她还是一层烟雾,在我周身氤氲成一团时, 我赶紧小口小口喝下。 最终,咖啡豆也会消费完毕。 到那天到来之前, 我还是紧紧抓住巴厘的小尾巴, 不让她跑得太快。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专一,饱足

去旅游,最让我期待的项目之一是: 酒店供应的早餐。 尤其第一个晚上, 我会睡得不那么好, 只因希望时钟能走得快一点, 好让我能听到手机闹钟铃声, 然后快速洗刷, 却得等老公如厕, 最终能到餐厅去,吃,早,餐! 这趟四天的早餐真让我过足了瘾。 咖啡、果汁、水果、面包、沙拉是自助的, 然后主餐可以从几个西餐里和两个当地的挑一个。 为什么说我爱死了这家酒店的早餐呢? 因为我对于食物被摆设得很高级的样子特别眷恋。 本来以为只能吃一个主餐,有点不过瘾, 原来不是呢。 美观的主餐,吃饱了, 会比众多选择,无限量供应让人感到饱足。 专一深情的选择了一个, 得到了一百分,就很美满了。 三心两意,欲望永远得不到满足; 即使最终肚子撑饱了,还是觉得不圆满。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大小花洒

当花洒的水冲到身体时,我知道,已经到家。 我不是没有预视: 酒店的花洒在头顶上,那个头比家里的大三倍; 即使自己家这么安装,也不会舍得每个月花水费; 每天在外行走了几个小时,回到房间来,最期待就是冲上一个热水大凉; 接着,清爽的躯体穿上简便顺滑的睡衣(只有旅游时才排上用场); 躲进被子里,躺在超大睡床上; 享受因冷气因被子造成的“避开寒冷的温暖”反差里; 一切酒店能提供的高级感受,回到家时,就全消费完毕; 我会想念酒店,或许会嫌弃自己家的那个小花洒。 不,我不会嫌弃自己的家。 我只是需要时间来淡忘, 来回到日常轨道。 旅游只是短暂的逃离。 只是这次,我真太爱这家酒店了。 以至于,回到家,依然难接轨。 还真带上了一点嫌弃。 直到我倒在自己熟悉的大床的位置上, 发了一个梦: 还是旅游景点,那些街道,那些店铺,那些肤色轮廓有别的人们; 却多了一个经常出现在梦中的阿伯。 醒来时,内心有两幅水彩画重叠, 像黄浊的江水与清澈的海水交融; 也是两支旋律像卡农一样互相纠缠交替, 像两条彩带圈卷在一起。 我知道,阿伯是来当桥梁的。 他告诉我:让家里的味道鲜艳起来,让景点的轮廓退到远处。 我非常清楚,终究得回家。 立刻,九月份就结束了。 计划中得看完的书,要赶上进度。 能够让旅游带来的感触与体悟留下几篇文字, 就是最好的纪念品了。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结婚周年》

每个旅程,都会留下遗憾。因此,才有重逢的可能。 这次,终于曼谷。但,少了chatuchak market和水上市场。还有,谁知道,我不在的时候,曼谷又变化出什么新东西呢? 老公说,再来曼谷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消费水平不高。但是,我们都知道,抛下新宠儿,重拾旧欢,说容易,做却难。 我们选择曼谷庆祝十年的婚姻。我们都满意。买了680泰铢的T恤,650泰铢的咖啡豆,大概是500泰铢的泰国调味料和零嘴。其实都是我买的。     老公或许最满意的是,有一晚,他独自逛了Soi Cowby两小时吧?他回来报道说,进了两间酒吧。看到了没穿裤子的美人。后来有个女人还热情前来调情。我打趣问他:“你怎么办?”他诚实招来:“我赶快逃了。”我笑弯了腰。我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很想也开开眼界。但是,我无法参与,也不强求老公赔上了吧。我很自豪。我大方,我信任老公,我自信。这样的周年庆,不正验证了咱们强固的基石吗? 通常,在结婚纪念日,我们都是出外吃一餐。这次因为是十周年,来了一趟旅游。原本想,在异国他乡,也来一餐豪华的。有调查了一下屋顶餐厅和楼顶酒吧。后来,考虑到费用,就免了。也不遗憾。 曼谷,我终于来了。下次到来之前,我感谢你这次的款待。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我不是他们》

第五天早晨,我们决定不乘的士去机场。以防万一,很早就出发。结果,抵达候机厅时,还要等两个小时。于是,我开始闲逛。我知道自己会看见什么。不是什么东西,是什么人。这一趟旅游,我们一直遇上他们。甚至于,每次被误认为是他们时,我内心独白都是:“我不是中国游客。” 我来到一个收银台边。几个中国人忙着点算钱包里的钱。还不时问道,剩下的零角能买什么?不够泰铢,付人民币是多少?这时,一对中国老夫妇出现。他们一身装扮土气十足。老先生指着牛角面包问老夫人,好吗?她点点头。于是他抬起手,呼唤柜台里的招待员。大家都忙啊,好多客人。他有点不耐烦,提高了声量。收银员听见了,急忙说出一句不标准的普通话:“等一下!”老先生似乎才发现了,买个小面包也要排队的。 那天,我们逛完了Wat Pho,来到外面的小巷,坐下了,吃午餐。点了两式菜,两瓶果汁,我们就坐好,等待。不一会儿,一个中国妞出现。三个泰国女人在忙着,没有招待她。可她一踏进来,就伸长脖子,急冲冲地呼唤人,然后也不管是否有人听清就说,One Tom Yum Kung。我对老公说:“This is the kind of people who annoyed people。” Wat Pho之前,我们逛了大皇宫。那人真是山是海啊!在不同的入口处都有保安人员站岗。他们发现人流堵塞时,说的是普通话:“走,继续走。” 我想,许多泰国人不喜欢中国游客。我们入住的酒店招待员对白种人说话时彬彬有礼,看见我们时立刻换上了一张臭脸。我们参加的一日游导游,主动跟其他的西方团友说话聊天,对我们却非常冷漠。 我自己是不喜欢购物的。我不喜欢讨价还价。因为不懂,不擅长。在Bobae服装市场买T恤时,那老板娘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后来,我干脆选了五件,立刻付了她给出的价钱。老板娘立刻笑盈盈了。我能谅解。人家做生意,也是讨口饭吃而已。赚你那一点钱,有必要奉承你吗? 说回来,中国游客或许有不文明的地方,但泰国人还是要他们的钱。人数极大,消费能力又极高。中国游客已经改变了泰国旅游的生态。在机场的免税店里,站满了大批中国游客。他们买酒买烟,买香水买手表,买巧克力买果干,买手提包买帽子。每个中国游客登机时,双手都拎着几个大包。 我怀疑,泰国人会比较欢迎像我一样斯文有礼但不购物的游客;还是欢迎那些自大无礼但大量消费的中国游客呢?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

之《400年没故事?》

做了功课,知道泰国旧城Ayuttaya是暹罗400年的旧城。在一次Burma攻城并烧城以后,泰国国王才决定搬迁至曼谷。现在,这个文化古城成了UNESCO遗址。另外,二战期间,日军在泰缅之间修建铁路,100,000人死亡。电影The Bridge of River Kwai讲的是历史事实。现在,这条桥也成了旅游景点。我决定网上订购两个一日游,希望深入探访泰国历史。五日四夜的行程,我最期待的就是这两日的节目。 早上六点三十分,一辆Van来到我们酒店门口,载我们到集合地点。换一辆大巴,我们上车看见最前面的两个位子空着,立刻占好位置。没多久,一位老公公出现。他艰辛地爬上大巴的入口梯级。我们看他颈项前挂着名牌,非常诧异。不会是导游吧?是,这位77岁的老公公真是。 旅途中,他走路很慢。有时候,他站在入口处等我们,要我们自己去逛。对于景点的资料,他也透露得不多。我好希望听一听古城的历史故事。我好希望他领着我们,讲一讲遗址的文化知识。可是,这个老人家,说得一口好英语,却什么也没分享。有一次,我问他,pangoda和stupa的差别是什么?他说,stupa是四面都有佛像的塔。我点点头,明白。可是,放眼一看,所有的stupa都没有佛像。     我在遗址上拍了几张照片。放在面书上,美感十足。点赞的人不会了解,我内心无尽遗憾。我想起希腊之旅遇上的导游。她大量介绍了古希腊与现代希腊的各个方面。来到遗址,她细心带领我们领会与欣赏遗址的价值。我走在Ayuttaya的遗址上,感受到这片土地曾经辉煌一时。那么丰富的内涵等待被挖掘。可是今天,它只剩沧桑。没有被理解的自尊。只有被忽略的自弃。因为泰国人本身不愿意珍惜。       第二日早上六点十分,另一辆van出现在酒店门口。不同于前一天,这次行程是小团。我们就坐这辆小van出发。     这条泰缅铁路,牺牲了100,000人。我们来到一个近7,000人的战俘坟墓。老公说,剩下的九十多千的,不是战俘,而是平民的牺牲者呢?谁还记得?后来,我们参观了纪念馆。还是以战俘当时的生活状况为主。原来,这些工作都是一个国外组织在维护和支撑的。那些从中国,东南亚,印度引进的修铁路工人,没有人在乎,被遗忘了。       来到桂桥,我们惊讶地发现一尊高大的观音像伫立在岸边。游客们视若无睹。都只站在桥上拍照。我们问导游,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说,是中国人的投资。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地方,河岸边,是二战时战俘与修铁路工人的营地。我们无限唏嘘。如果,这些营地能保留下来,那会是多么珍贵的财产啊! 我又想起了希腊之旅。还有韩国之旅。在首尔一周内,我们参与了几个景点的免费导游行程。那些韩国人对本身文化历史的热爱,令我印象深刻。他们的自豪与自信是那么强烈。泰国导游,没有那种急于跟你分享他的认识,急于表现本身价值的激情。泰国导游,只急于让你知道这个景点时间有限,只急于把你赶到下一个景点,只急于走完所有的景点然后在回程上睡个大觉。 我所期待的,落空了。非常失望。我还能自我安慰。至少,我知道了。泰国,还落后。

Posted in 写作/旅游小记录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