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生活小抒情

创作

容易受伤的灵魂

你总是不了解自己(能这么说吗)。 你看见别人在群体里活动很好玩(感觉是这样), 你就希望能加入。 但是,加进去后,你会发现, 自己不是一个能适应群体的人。 你总会被吸引, 以为自己能够成为他们其中之一; 40年经验告诉你, 最终你会想逃都来不及。 就像每次带着期待出席聚会一样: 你以为会很好表现自己, 结果却让自己出丑(接着恨自己)。 其实,你是了解自己的, 你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不想承认自己不能坦然面对群众, 不能随心说话, 不能不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与评价, 不能不事后自我羞耻得无处可躲。 我想,为了抵抗,为了弥补, 你就乖乖地将自己投进文字里: 阅读和写作。 在书海里,你一样能激情澎拜; 在自己的文字里,你一样能玩得很开心(而且自由)。 然后,你不用羡慕别人, 你退到后面,退到角落, 祝福他们。 祝福永远是最宽厚,最高大的姿态, 容纳得了容易受伤的,卑微的灵魂。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理想路

最近突然想起: 大学时对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是很敏感的。 很久了,久到有多久都不知道了, 我已经没有意识到理想是怎么一回事了。 于是,我花了一点精力来回忆, 所谓现实与理想的差距是什么意思呢? 终于想起:大学的理想状态与实际情况的差距, 是让我一直安定不下来的原因, 一直苦闷,恼怒与怨恨。 而我目前的生活, 是那么理想,有什么好不满的呢? 像门前这条街道, 每天晚上, 我都会跟老公一起陪着两个宝贝走一趟。 天上偶尔会有月影和星光, 街道的路灯远远照不到我们, 邻居们都闭起门户干各自的天伦, 我们就花几分钟, 缓慢地,牵着手,走一小段。 毛孩一路嗅着,然后撒个尿, 享受清凉的空气,和自由走动的自在。 我和老公或许说几句话, 或许静默, 平静地完成每一晚上的这个小仪式。 许久以后, 当我回想这每晚的时光时, 我一定会觉得我们走在了理想之上。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思念那么饱满

目前的生活非常美满。 美满到只怕一件事: 死亡。 日常里, 我们一家四口, 那么安稳而舒怡地 吃着,喝着,拉着,睡着,玩着。 我们欲求的不多。 我欲求的不多。 但愿能长长久久这样过下去。 不必吃更好的,喝更香的。 拉得出来,也很好。 也不必要更大张的床铺,不必要更新鲜刺激的玩意儿。 我能要的,我已经有了,已经足够了。 可是, 巨大的阴影覆盖在我心里。 什么时候,这样的日子会终结? 谁会是第一个离队? 我又必须亲手送走几个? 还是我先放下所有人呢? 我只能等待答案。 它可能很快就来,也可能在我没有准备好之前就来。 它的到来永远都太快,我永远不会准备好迎接它。 然后,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的乐园不再圆满。 隐形的逝去者, 会填充我们实在的日子。 在门边、在电脑前、在睡床上,在餐桌下、在散步的街道上、在夜晚星空之下, 都能感受到看不到的他。 我们的思念那么饱满, 流溢在我们所吃的,喝的,拉的,睡的和玩的里。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不敢说

我真很想说话, 可是我不敢。 看见前面街的狗,趾甲长得快扎到肉了, 可怜得狗狗,一定不舒服吧? 我真想对他的主人说, 帮他剪了吧。 没有指甲剪吗,我可以借你。 可是,他们家连续养了好几只狗狗了。 狗狗邋邋遢遢的, 常常被关在笼子里; 我就知道,他们并没有太认真要爱狗狗。 就连这个爱狗的阿姨, 每周帮狗狗冲凉两次, 搞得狗狗皮肤敏感, 我劝说一周一次就好, 狗狗皮肤没有毛孔,不会流汗, 很干净的。 可是,她就是觉得肮脏,不能忍受, 说一次冲有肥皂, 一次冲冲水就好。 我真想对她说, 狗狗没有她想象中肮脏。 我不敢说真心话。 于是,只好把难耐的心里折磨, 自己默默啃下了。 只能把内心的冲动, 按耐住, 压得稳稳的, 然后用日常的琐事覆盖在上层。 什么时候能把内心的疙瘩清除掉? 就像上次那只野狗, 我不必担心他饿肚子了, 不必担心他皮肤病太严重必须看医生了, 不必担心他的虱子传染给我家宝贝了, 只因为他被市政局抓走了, 被人道毁灭了。 不是我打电话给市政局的。 我也说不清, 我是否感谢那个帮我清除了内心疙瘩的人。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你有多无聊

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把运动姿势的指示牌拿掉? 因为铁杆能卖钱吧。 为什么把千秋的链子拆掉? 因为好玩吧。 为什么把跷跷板也拔起? 因为无聊吧。 你真的是这样想吗? 我也不知道。 说是利益,但跷跷板和秋千拆掉了, 又能有什么利益呢? 难道做了这些破坏, 心情就特别开心吗? 像许多个你一样, 喝了包装水,吃了零食, 随手就把袋子丢在地上, 你们就爱这样。 你才不在乎这个游乐场,剩下一堆垃圾和一堆废铁。 是我而已,才觉得 小孩开心荡秋千, 狗儿们开心在草地奔跑, 老年人开心做做体操, 是很美好的景象。 你偷偷摸摸搞破坏, 就觉得很刺激。 你又没有小孩,没有宠物,没有公公婆婆。 你才不相信, 爱护公共设施, 是大家的责任。 至少不是你的责任。 如果我知道这些破坏都是你干的, 我也不敢开口责骂,对不对? 所以,你才不害怕。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后巷之日

我们家后巷,是很凌乱。 对面家邻居把院里的杂草,树干和小木枝扔到这里。 经过风吹雨打,它们成了枯干的杂堆,却不会消失。 于是,猫群自己在这里溜达,甚至做窝。 我以为,后巷就是这样子。 直到几个月前,我们带毛孩散步时, 为了避开邻居家的前门前路, 开始流连于后巷, 我才惊讶地发现, 后巷是另一个世界。 原来这里是猫的天下。 邻居们将剩饭,面包与骨头扔到这里。 猫群吃喝和遮阳躲雨的问题解决了, 当然也在这里拉和撒了。 这里充斥着猫尿猫屎的气味。 我们走着的时候,也小心不踩在一碌碌的粪便上。 猫不是最爱干净,会把排泄物埋掉吗? 这里,它们只用一层沙覆盖,却遮掩不了那骚酸味。 邻居们都不介意, 还将衣架摆在后巷,晾衣。 还有人就将车泊在这里。 还有,一些装了不知什么东西的所料袋,纸箱,水桶等, 都扔在了这里, 当然因为猫群不会也同样不介意。 我们家毛孩来到这里,必须放下一贯的高姿态。 猫群看见她们,不必逃,不必躲, 大剌剌躺着,合上眼睛,连尾巴都不摆动一下。 似乎在说:“你来咯, 走吧,不要打扰我了。” 于是,我们总是踏上快步, 匆匆路径猫的后巷, 来到后巷的尾端, 才能比较惬意地停留。 离开了后巷, 空气比较清新, 也有大树遮荫, 才是我们活动的空间。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滚滚

我坐在他们对面, 听着他们的话语, 也听到他们内心的欲望。 他们表达的欲望那么旺盛,强烈, 口中发出的声音, 牵引内心滚滚的词汇大典, 一字一字即兴滚出来。 此时,我听到的是他们胸口闷闷的浪潮声音。 他们的嘴巴张合, 但我似乎看到咽喉洞口下, 澎湃的热浪翻滚。 我听着,附和着, 就偶尔问一问。 他们都不需要时间, 即刻可以回答, 然后又延绵不断地吐丝, 从那滚滚的思维球团抽丝剥茧。 每个口中吐出的字,那么神奇连着那团毛球。 像魔术师从口袋里拉出丝巾,一片连接一片, 没有厚度的口袋,神奇地吐出色彩缤纷的一大堆丝巾。 我真羡慕他们内心那火旺的欲望。 要讲过多少次,要跟别人谈过多少次, 那内心的欲望,那脑中的球团, 才能被牵引,被抽剥。 他们才能不用时间思考, 就像水龙头开了, 让字句与想法源源,滚滚而来。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祝福护航

我告诉自己,我不能跟你们在一起。 这次,不是在见面时仓促发现; 我在启程去约会前,就已经对自己说好。 事实已经非常明了, 我跟你们不一样。 你们说起发型, 说三周去一趟理发厅, 而且有固定的发型设计师。 而我半年才剪一次发。 你们说马来西亚修甲非常便宜, 一次手脚一起做,才三百块钱。 而我每两周自己料理一次, 还常常因为做家务弄断指甲。 你们都拿起手机自拍,说加我进组群里。 我只能摇摇头说不, 离开了家里的wifi,我的手机没法上网查whatsapp。 接着,你们谈起中国连续剧,韩国美男明星, 说一部剧看了四遍。 我说我看得比较多的是电影。 “我看的电影,你们不会喜欢”我想这样说却没有说出口。 你们热烈地讨论女人短发的帅气有型, 指责我说,我的长发是自然干的,没有吹过。 我并不生气。 跟看电影一样,我重视的是精神性, 你们看的是美女帅哥; 我们的生活方向与享受不相同。 我跟你们不一样: 我不但头发没有吹过,我的脸孔没有化妆,我的脚底没有高跟; 而你们不阅读,不仔细思考生活人生,不体察内心世界。 我终于领会到,我不能跟你们在一起。 于是,我静静聆听。 我听你们的物质生活内容 和听你们流于表面的笑话调侃。 我不再努力融进你们, 以致说错话,让大家尴尬。 你们也不勉强我跟你们谈笑, 说些奇怪的敷衍之词。 你们约我到这家牛排餐厅, 吃一块wagyu牛排,得花四百块钱。 你们还叫了一瓶红酒,一打生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