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生活小抒情

创作

安静的参与者

当人群喊起Bersih!Bersih!,唱起beyond时,我没有特别兴奋。我不开口,不鼓掌,只用双脚缓缓跟随队伍。 身边陌生人的热情与亢奋让我有点不安。我没有大家一致的表情。 我只觉得贪污,滥权,诈骗,打压人权与自由是恶心而不可容忍的。我上街,就只想表达:“我不满!”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懂政治。哪些政治人物利用机会,哪些条文应该修改,哪些斗争是存粹的理想等等,我都不懂。 我也不相信,喊着同样的口号就拥有同样的动机与目的。 你可以继续叫喊,继续唱歌。但,请允许我静静地参与,静静地观察。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不只花踪

花踪是一个肯定,但我不追求花踪。 赢了小奖,讲这句话,变得容易多了。寄出了作品,音信全无,是很痛苦的。投入心血,只杀到入围名单,评审记录里却完全没有提及你,是很受伤的。想要潇洒,其实更害怕,里头参杂有酸葡萄的滋味。阳光再猛烈,也照不进惧怕摊开的心胸。 面对自己的惶然,妒意,悔疚,怨尤,真是不容易的。 我感恩。我深知自己是幸运的。 但是,我追求的不只是花踪。 花踪文学奖算什么呢,跟人类文明史上的艺术高峰相比?这一夜的灯光与掌声算什么呢,跟大师留下的星光与回响相比? 我,只想写下去。也只有这样,我才对得起自己。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旧情人归来

幻想自己领奖时,如果有人问,感觉如何啊?我会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领了奖,走下舞台,跟随工作人员来到场外接受访谈。她第一个问题真是:“得了奖,感受如何?”我瞪着她,什么也说不出。我很想说已经设计好的台词。可是,这不是我的感受。不,这是我的感受,可是还不只。那,还有什么?还有,我不知道。。。有自豪,也有点失望,还有惊讶,却也有点不甘心。 “早就知道了。可是,也不是预料中。”就是这感觉。没错,是这感觉。对了,是自相矛盾,但真是这感觉。 回到家,我跟爸妈兴致高昂地谈了一会儿。老公没有插嘴,可是也是个极兴奋的旁听者。后来,都夜了,大家上楼去睡觉了。我临上楼梯前,停下脚步,去把奖座拿在了手里。不应该抛下她,我应该拿进睡房。为什么?不知道。把她放在黑暗的客厅里,孤零零的一个,我很不忍心。进到房间,应该如何安置呢?放在桌上吗?不,不好。就床头吧,比较靠近我。对,这样,我比较安心。别冷落了她。 就这样,我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醒来,兴奋紧绷的心弦松弛了下来。我感觉,内心不再是空洞忙乱的。我觉得好踏实。内心被什么填充了,有了很饱满的充实感。却是很平静的,很安稳的,很自在的。 我是“赢”了。有运气在里头。但没关系。我还是很爱我的奖座。我不骗你。 告诉你,她是我等待的旧情人。等待的过程,煎熬之极。终于回来了,你却会忘了,那些她给过你的折磨。苦尽甘来吗?没有,真的没有。那些尝过的苦,都微不足道了。重要的是,她此刻就在你身边。 现在,我沉浸在甜美的时光里。然后,牵着我的情人的手,我憧憬接下来的日子。平凡的日子,恬静的平凡好日子。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多年后,再回到舞台上。

为了逃避舞台,我原本让我爸妈代我出席颁奖典礼,而自己呢,就跟老公去看一场电影。看得越夜越好。最好的是,回到家时,发现客厅大桌上多了一个奖座。 可是,颁奖典礼前一晚,老公对我说,如果,万一我得奖了。。。而我连上台讲一句谢谢都不愿意,那岂不是对主办当局很不尊重吗? 我想了想,觉得也对哦。 因此,我出席了。 我准备了这样的致谢词: 我要感谢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我的爸爸,我的妈妈和我的老公。除了这三个最重要的人之外,我也要对那些次重要,有点重要,不重要,重不重要连我也无法判断的人与事,说声谢谢! 如果,我有两次机会致词,第二次的致谢词会是这样的: 我已经谢了所有的人。只剩一个人我还没提到。那就是我自己。谢谢! 事实是,我只能有一次机会。由于入围名单一直未公布,所以我一直幻想自己有第二个机会。(真傻!真天真!) 结果,我致谢了,但不是在舞台上。是在领奖后的一段录影里。当然,我把第二部分的词删了(其实我是忘了)。 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分不清,内心渴望得到首奖多一点,还是庆幸不用上台致词多一点。是的,很难理解。我竟然恐惧舞台到了愿意放弃荣耀和奖金(十千块)的地步。坐在台下等待结果的时候,我也在想,为什么有些人愿意不断参加,不断受到这种折磨与煎熬呢?当时,我心里钦佩他们。为的不是他们的坚韧与毅力,为的是他们内心强大的抗压机制。 我不会强迫自己在离开舞台多年后,现在重新再去适应它。就这个理由,我萌起了不再参加花踪的念头。花踪之外,还有一片辽阔的天空,不是吗? 但是,昨天有个前辈对我说,得了首奖,上台只说一声谢谢,也是很酷的。 我想了想,觉得也没错哦。 关于参赛,上台这些不那么重要的事,等心情再沉积些了,再考虑决定吧。 现在,我只想静静地阅读与写作。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第13届花踪(马华小说组)评审奖

      我要更严厉要求自己。(其实一直不严厉,谈不上“更”)           这是还没得奖前的自我期许,现在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2 Comments

两天的生日节目

我的生日庆典从生日前夕开始。 我们的车在高速公路上。宝贝们在后座安卧。我惯常的找话题跟老公聊。忘了怎么会聊起了他的上任女友。应该就是谈起为何他选择了我吧?(是的,我有小女人之病。就爱问你爱我吗,你爱我什么之类的无聊问题)虽然每次问的都一样,得到的答案也一样,我还是会想出不同的句式,不同的情景设想来考验老公。我记得一位教授说过,“我爱你”三个字,用不同的说法完成,是创造力的发挥。因此,我乐此不疲,重复玩这游戏。 “如果你没有离开她,现在坐在你身边的就是她了。后面载着的也变成了两个顽皮小孩。你这辆车,或许就变宽敞,变豪华了。” “是吧。” “你的身家也会是现在的两倍!” “没错。” “老公,你为了我,放弃了一百万。” 他把左手伸过来,轻轻抚摸了我大腿,说:“老婆,我爱你。” 这次,他没有创意的三个字,说得非常适时。 ———————————————————————– 生日当天,我们办了正经事,才去吃brunch。 我们从独立广场出发,去找一家咖啡馆,叫Kenny Hill’s Baker。 我记得,好多年前(小时候),爸爸说过,全马来西亚最富有的人,就住在Kenny Hill。我一直都很想来看看。可是,这么多年来,从Jalan Kuching 经过不止成千上万次,都找不到充足的理由绕进来。而吉隆坡已经今非昔比。什么Mont Kiara,什么Damansara,什么Subang等等的新区蓬勃发展起来。到底哪里才是最富有的区域,还有定论吗? 我们拐进了国家银行,沿着小路一直驶,就进入了一个绿意盎然的小山坡。许多别致的独立式洋房矗立在山顶。不同的建筑风格形成了一道漂亮的风景。那些豪华的公寓入门处,也是精心打扮过的贵妇一般,赏心悦目。小路上车辆很少,我们缓缓地寻找我们的目的地。 咖啡馆的布置一般。食物倒还不错。因为标榜是有机食物,所以价格很昂贵。想想,这种消费应该符合这里居民的能力吧。 归途中,我们不再依赖gps,而看路牌指示。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Putra KTM 站。过了小桥,就是Chow Kit区了。 回到我们经常出入的市区,车水马龙立刻充塞了眼睛,耳朵,还有心灵。 回想刚刚的体验,真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世外桃园。老公一直叫嚷,说这一餐太贵了。我回答说,我们因此而见识了这座繁忙都市的静谧一面,值了啦。 我们都同意,这个体验,一次就足够了。 ———————————————————————— 生日的庆祝,以一顿晚餐作为终点。 这是原本以为的。 上次吃这家泰国餐厅的个人套餐,非常满意。尤其那杯香浓的咖啡,让我一直惦记。所以,决定生日餐再回来尝尝二人套餐。但是,或许是少了那杯咖啡,这次惊喜减半。 餐后,我们进Giant去买垃圾食物(零食)。即使所有的牌子,各式的零食都被我们尝尽了;我们还是喜欢在超霸市场里逛零食的橱柜,期盼发现新的品种。常常,最终,我们总是把一贯在吃的零食放进车篮里,只因为有折扣。 付了钱,老公拎着一大袋的战利品,对我说:“生日就快过了。不开心吧?” 我坦白回答说:“不!想到你为了我,不要一百万,就觉得太浪漫了!” 我没有说大话。昨天的感动一直持续到现在。 而且,我还应该要求什么呢?生日不是落在周日,还可以悠闲地走走和吃吃。最重要的人,老公,爸爸和妈妈,以及两个宝贝们都在身边。再一般的庆祝节目,也因为心怀感恩而变得珍贵无比了。 刚刚来的路途中,堵车时,我还对他说:“我不爱逛商场。那些服装,鞋子,包包,我都舍不得买。看到了喜欢,却不能拥有,很没有意义。这些装饰外表的东西,不能像绘画,表演或者音乐一样,欣赏过了就足够了,不用拥有。” 可是,我们走向停车场时,我看见了一件rm39的上衣。想想,可以在接下来去东海岸短游时穿。 结果,就这样,我竟然有了一件生日礼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2 Comments

逃离

我越来越在乎的,是自己努力营造的那个世界, 是否生动,丰富,动人。 至于这个真实的生活,尤其人际网络,世事的磨蹭与碰撞, 我日益觉得它们是表层的,肤浅的,空泛的。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哪里?

每次经过,我一直在想,想了很多次,他到哪里去了? 他搬走了。 今天,我问出口了,想要结束我的疑问。 死了,是答案。 这没有结束我的疑问。 他到哪里去了?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