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表演/现场演出

现场表演观后感

《短打贝克特》——荒诞剧的体验

我想,写这篇观后感有点难度。因为,我对自己把现场观赏的戏剧感受用文字重述的能力不是很有把握。不过,没有人说评论文字就是现场演出的重复。所以,我就尽力讲讲自己的观后感好了。 我是因为对贝克特感兴趣,才出席了这场新纪元的对外公演。演员,舞监,制作执行,灯光设计,布景道具设计和造型设计都是新纪元戏剧与影像系的同学或者毕业生包办。另外,导演是罗国文,影像设计时区秀诒,原创音乐音效是黄楚原。这三个人物很重要,也正是他们让这场演出的水准提高不少。 我在中学时期,参加戏剧活动时,就对贝克特的大名有所听闻。戏剧老师在向我们叙述《等待果陀》时,我就已经对所谓的“荒诞剧”有了深刻的印象。在决定去观赏这场演出时,在网上搜寻了“贝克特”,才发现了原来他获得了1969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至于,什么是“荒诞剧”,我在大学期间接触了后现代主义艺术理论才弄懂了。我的这些知识背景让我在观赏《短打贝克特》更容易投入表演。我想,没有接触过试验剧场的观众一定无法了解到底《短打贝克特》里的六部剧是什么含意。 简单的说,荒诞剧要讲的就是人类处在世界上,感到孤独,困惑与焦虑。个人与个人之间不是热情的沟通,而是冰冷,冷漠的隔离感。荒诞剧就是把人类的这种窘境和个人的黑暗面表达出来。更重要的是,形式上,荒诞剧背叛了传统剧。它没有传统的故事情节的模式;没有写实主义的再现现实;对白,布景,灯光,道具,音响都呈现出一种不同于传统戏剧的格式。了解了这点,就能够明白荒诞剧其实是用新的形式,表达新的思想。但,归根结底,它还是对人类的生存状态的一种表现与关怀而已。 《短打贝克特》由六部短剧组成。即使我是认识荒诞剧的,还是无法真正明白六部剧的所有含义。我常常在观赏以后,想要读一读原剧本。尤其《呼吸》这部剧,非常难懂。我感受到那吵躁的音响,抽象的影像和简短混乱的字幕呈现在一起是一种形式上的玩弄。但是,我真有冲动想要读一读原著,好弥补我来不及阅读的字幕,和还体会得不再完整的影像和音响。我想,这部剧的意义就在于形式上的创新。《短打贝克特》的导演,影像设计和音乐效果合作呈现的这部剧可以说是成功的。

Posted in 表演/现场演出 | Leave a comment

《动地吟》——多元化的演出

我跟老公在半场时就离开了。不是我觉得演出不好看(虽然也并不是令人太惊喜),而是老公完全不能投入演出。离开时,我还是觉得蛮满足的:第一次体验了诗歌朗诵演出;这场演出还是蛮多元的(不论是从单一诗歌还是各种艺术的融合演出而言)。不过,因为只观赏了半场,就不可能写一份完整的报告了。所以,就在这里只报告半场的《动地吟》的观后感。 先说说一个小细节。演出延迟了超过半个小时。当时,我看见全场的座位都几乎占完了,就很疑惑为什么主办单位要犯上这个“不准时”的老毛病呢?我是很失望的。但是,后来司仪不经意地透露说是等待嘉宾才延迟了演出。我想,这些大牌的嘉宾当然不懂得尊重别人;但是,为什么连艺术工作者也要苟且这些大人物呢?是为了资金吗,还是为了遵守所谓的人情世故?我不明白。跟这个小细节有点关系的是另一个小细节。当小曼在台上朗诵他给孙春美写的诗歌时,这位戏剧之母(我完全不质疑她的地位),就悄悄地走上了台上去,然后跟其他的诗人握手,完全没有在聆听为她而朗的这首诗。小曼开始朗诵前还说她要求诗人延迟朗诵因为自己会迟到。当我看见她在表演正在进行中时,在台上行她的社会礼仪时,我就很反感。不要说表演者正在为你而表演,即使是一个普通观众也应该在演出进行当中给与一定的尊重。我觉得,这种对艺术表演的尊重,比跟相识的人打招呼更重要。当然,这是我的原则,其他人包括艺术工作者可以不赞成,我一点也不在意。 好了。上面的小细节并不是重点。现在就入正题,谈谈《动地吟》的演出素质。首先,我觉得选择孝恩园为表演场地真的很不错。这晚,美好的天气让这个露天演出很富诗意。尤其在舞台的后右方的那座小山坡,更是一个绝佳的衬托。这么一个简陋的舞台,不能跟设备完善的室内礼堂相比。但是,在无垠的夜空下,在宽广的草地上,观众其实更能感受到这场演出的内在情感,而非外在形式。像〈序舞〉一样,看见那些舞者穿着简单的服饰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上挥动肢体,真觉得有点空间逼仄。但是,我还是喜欢这支舞。因为舞者的手脚像中华书法的笔画一样地挥洒,潇洒无比。接着,〈上香仪式〉很有创意。以上香为开幕,真别开生面,也跟这个场合这场演出的意义切合。〈定场鼓〉的二十四节令鼓表演已经是大马华人演出的必定节目,所以惊喜并不大,但是还不失为一个士气高昂与气势十足的开场。

Posted in 表演/现场演出 | 2 Comments

《流浪者之歌》——舞出时间之音

刊登于2012年2月22日《星洲日报〈星云〉》 当厅堂里的灯光都暗下来以后,舞台大帷幕冉冉升起。之前一直播放的轻声吟唱已经停止。全场响起了十分清晰又非常轻细的淅淅声。接着,舞台的左上角微亮,是一条细线,金黄色,还流动着的。灯光慢慢放大放远。原来,是一股流沙不断从舞台的上方向下倾泻。而,在这细流的正下方,立着一个双手合十的和尚。随着一个小时的演出,这个角落偶尔暗淡,偶尔又明亮。但是,这个和尚始终闭目立着,一动不动。随着演出的进行,我不断看向这个角落。即使舞台中央展现着精彩的动态曼舞,他的静态却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有一刻,我突然醒悟。他,是悟道者。那不断冲在他身上的流沙,是时间。 《流浪者之歌》是一场非常简单却寓意丰富的演出。它没有布景,灯光不花哨,舞蹈员衣着素白,音乐是我们听不懂的词句的吟唱,就连道具都是再简朴不过的稻谷和枯树木杖。但是,一个半小时的表演里,舞台就弥漫着庄严肃穆的气氛。 格鲁吉亚民歌温暖带沧桑的歌声,很容易就带领我们进入内心的深处。在柔和的黄灯光下,舞台的视觉温度是温热的。舞蹈演员的肢体语言是有意扭曲的,就象很多瑜伽运动的姿势一样。他们简单的白色衣着,包裹着身躯,不约束动作,反而表现出身躯的线条来。不论是在快速的舞姿里,还是在非常缓慢的动作中,他们的肌肉都是保持着力度,身躯都是有姿态的。这种舞姿并不柔美,但是刚强有力。这场舞蹈,体现的,就是张力中的美感。 但是,整场表演的最大主角,就是那 3.5吨的黄金稻谷了。代表着流浪者的舞蹈演员们小心地捧着稻谷,再小心从自己掌心放掉。他们也肆意地在稻谷堆中翻滚,像挣扎,像奋斗;带有彷徨,带有坚持。接近尾声,当稻谷像雨水从天而降时,那种丰收中的狂喜也是辉煌而欢腾的。这些金黄的稻谷,不但让人看见了金色水滴的效果。当舞蹈演员在其中蹒跚或者激烈舞动时,那粗燥但细腻的颗粒声响,正让人觉得它无处不在。 整场演出中,有一个角色,跟其他的舞蹈者很不一样。他一直都是局外者,非常平静地偶尔出现,又毫不宣扬地扫着,推着,堆着稻谷。当所有的舞蹈演员都站在台上谢幕时,他仍然静悄悄地在舞台后面,干着自己的事。似乎,他并不是一个演员,所以他也不需要掌声。当台下的观众热烈地起立鼓掌长达超过十分钟以后,所有的舞蹈演员包括那立了一个小时的静态演员都退下以后,这个局外者开始“清场”了。在超过二十分钟里,整个舞台都是他的。他就从舞台正中央开始,推出了一个由内而外的旋转大圈。 稻谷象征的是时间。这个演员,是个局外者,也像个思想者。一个小时的演出中,他还没有悟道。所以,他平静玩弄着稻谷,自己静静地思考。最后,当他把全场的稻谷都整齐有序地推出一个大车轮时,他其实就像悉达多一样,已经看透了。世间一切就像这舞台一样,都在一场“六道轮回”里。

Posted in 表演/现场演出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