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文学创作

影评

《一日。永世》

(入围12届2013年花踪文学奖马华文学小说组10强) 众所:\灵报刊\永生早报\摘要 《零增长计划》负数填补:6人 非意外生命中断5人:林中。珊德拉福斯。张会白。阿丽斯穆哈默的。法兹斯哈姆德。 意外生命中断1人:土陆马拉甘。 他向前看。神情非常专注,但是视觉焦点穿过了前面的白墙。两颗眼珠,从左瞄向右,又迅速从右移回左。突然,他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前方似乎有东西抓住了他的注意力。但是,白墙还是白墙。他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的一点。然后,唉了一声,他松开了两眉。接着,他眨了一下眼睛,神情立刻松弛下来。他的视线焦点从远处拉回来,集中在了白墙上的一点。他站了起来。接着,听见了一股流水冲击的声音,随即,空气中散发出玫瑰的芳香。他步出了厕所。 来到厨房,他停在冰柜前面。他神情又专注起来。 众所:\灵信息\公共交通\巴士\时刻表 他的眼珠不断上下转动。最后,停下了。他轻声说,082930。他又眨了一下眼睛。 众所:\灵时间 08:14 :39 他打开了冰柜。他从一排长方形的块状里拿了其中一个。转身,就坐在了椅子上。他把银色包装袋撕开,就张口咬了一口这完美成分组成的早餐块。今天他选择的是龙珠果,芹菜,燕麦,榛果和黑芝麻的口味。食物块在嘴里没有呈现出什么味道来。但是,被咽下以后,各种的味道便有层次地送到脑里。他是一一都感受到了不同食物的味道,但是就缺少了咀嚼过程中的乐趣。最后一口送进口里时,他的眼珠又定住了。 众所:\玲时间 08:21 :46 他将睡衣脱掉,换上了一套长袖衣长裤。他再次查看时间。 众所:\玲时间 08:24:11 临出门,他再回到厨房,打开冰柜。右边门边放着三个罐子。罐子上贴着小纸,分别写着:低脂牛奶,拉奶茶,白咖啡。他的手在三个罐子上犹豫了一会儿。先停在了“白咖啡”上方,最后,他的手还是伸向了“低脂牛奶”。他打开罐盖,从里头拿出一粒乳白的晶莹糖果。糖果一入口,立刻溶化。牛奶的味道洋溢了整张嘴,而且是冰凉的。 四分钟零三秒以后,他从电梯走出来,步出这栋55层高的公寓。接着,他转向左边,走向十步以外的车站。小亭子里的三个座位都是空的。椅子旁是一个显示器。上面写着到各个巴士航线到站的时间。他花了三秒钟,看见了到市东区去的巴士在08:29:15到达,08:29:30离开。显示器上还写着,现在的时间是08:28:58 。 十七秒以后,一辆黄色的中型巴士停在了他面前。巴士门口打开,他踏了进去。门口边立着一个小箱子,写着“灵”字。他将头摆得跟灵箱子一样低,望进里头。 私宅:\灵账号〉付出 RM3.5 他坐在了最前面的空位上。当以前还有司机驾驶时,他就喜欢近距离地看司机如何操作一辆巴士。多年来,这个癖好变成了习惯,即使巴士上已经不再有司机。这座城市曾经以严重塞车臭名远扬。当时的执政党多年都无视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反对党赢得了这一区的席位,着手改善公共交通系统,限制私家轿车的拥有权,问题才被解决了。再后来,无司机车辆被引进,不但大大地提高了交通行驶的效率,还大大地降低了交通意外几率。就因此,反对党获得了全国投票者的支持,推翻了执政党,一直掌权至今。 他转头看看后面。只有六个乘客。坐在他正后面的女士,独自坐着,像发白日梦般望着他,视线却穿过了他的身躯。还有三个男人也都出神地看着前方。虽然他们坐在一起,却貌合神离。谁也说不准,他们之间是陌生人还是相熟的。他知道,这四个人都在使用“生灵链接网际技术”。还有一对男女,他一眼看了就断定:是一对情侣。他们低声细语,眼神深情地,有来有往的。他将身子转回来,然后看向身边的一个小荧幕。小荧幕告诉他,还有八分钟十三秒才抵达他的目的地。在这空档中,他决定继续进行刚刚打住了的读报活动。 众所:\灵报刊\永生早报 (吉隆坡6月6日讯)今日共有六个负数人口。有意申请《零增长计划》的人士,在2112年6月7日17:00:00之前在以下灵网站提呈表格。 众所:\灵信息\政府部门\零增长计划所 非意外生命中断的人士中,有两名华族,两名巫族,和一名少数民族。其中两名巫族同胞(109岁的阿丽斯穆哈默和115岁的法兹斯哈姆德)是一对情侣,相信是殉情,一同从柔佛大道跳进海里。57岁的林中和31岁的张会白是一对好朋友,因为思想陷入虚无,选择放弃生命,相约从林中的住所高楼跳下。还有少数民族珊德拉福斯饮用了有毒药水,但是自杀原因不明,仍然在调查中。 他将视线拉回现实世界来。《永生早报》的立场一向偏向政府,这他是知道的。每天的生命中断报告中,就只详细报告自杀者的新闻,对意外死亡却省略掉了。原因很简单:当权者不想让人民认为他们对环境的掌控有任何的失策或不周全。在永生时代,人为意外死亡被认为是最惨不人道的悲剧。而民众总是将体制与政策漏洞视为这种悲剧的罪魁祸首。比如,小孩在泳池溺毙一直是近几百年来小孩最主要的意外死因。极端者一度要求政府立法将泳池列入色情场所,赌场的行列,严禁12岁孩童进入。可是,这种看法却得不到大部分民众的支持。无论如何,民众还是期望执政者能够想出有力的方法,避免所有的人为疏漏。但是,今天他意识到,有选择性地报道死亡的新闻还深藏着一个宣传目的。当权者在利用自杀者人数的高涨显示政府对人民意识自由的尊重。他觉得有点反感。这种带着政治目的的道德宣传,很有误导性,而且还是很能混淆人民的视线的。 自从人类在一个多世纪前,掌握了生死权以后,自杀一直成为最具争议性的道德课题。旧时代的人最幸福的死法是享尽天年,用永生时代的话讲即是“生命终结”。照理,自杀也应该是自行终结生命才对。可是,人类已经跨越了“终结”的界限,来到了“永恒”的界面。因此,今天的人都说“中断”,不说“终结”了。这意味着,人类已经告别了会“终结”的时代。他一直认为,这里面是一种人类自大狂妄的精神面貌的体现。可是,最近自杀者的人数不断增加,反而让他觉得,其实人类的自尊正受到严峻的考验。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线两头》

刊登于2016年2月21日及28日《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多年后,戏院里,Matrix里那群坏警察戴着耳机沟通器,让我震惊不已。几年前,我爸买了一个大哥大无线电话。我和我弟常嘲笑我爸。自从他花了千多块买这块大东东,总说自己已经站在时代前端。可是,他总是拿着这块大东东,到门外大喊:“什么,听不见,听不见!”现在,我真想把我弟抓来,对他说,大弟,你看,大哥大的未来!Keanu Reeves这帮人,靠有线电话链接真实与虚幻。逃命,还得找个电话亭。当下,我就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过,Keanu Reeves最终变成弥赛亚,完成了邪不敌正的好莱坞方程式。我一点也不过瘾。 人类社会永远朝便捷方向前进。不断打破旧的限制。创造新的界限。但是,局限也曾经美好。只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像我,看了Matrix很久以后,才买人生第一架手机。当时,朋友们都已经开始传sms,我还战战兢兢学着操作小于四分一巴掌的荧幕。我当然了解,手机没有电线障碍,非常方便。可是,我倒怀念有线电话的一些缺陷。那个时候,煲电话粥时,尿急起来,叫他等一等,然后小心翼翼把电话筒搁在一旁,再上厕所。匆忙解决后,立刻捧起电话筒,说:“我回来了。”心里还害怕电话那头不会传来回应。患得患失,未尝不愈加珍贵。今天,随时随地能在线的年轻人,或许用同情的眼光,看这段落后的年代。其实,让我选择,我当然还是要跟上时代。那段往事,之所以美好,因为已经逝去,成了回忆。 “大小姐,电话!” 没想到今天他还来电。我提起电话筒:“喂?” “是我。” 真是他。 “你等一下。”我用手掌盖电话下半身,朝楼下喊,大弟,可以了。我把电话全身贴到脸侧,一听,不对。我朝电话里喊:“大弟,盖电话!”瞬间,咔一声。空旷的空间,立即封闭。没有了背景,没有回音。他的声音变立体了,变很近。比在身边更近。 过去一个月来,他几乎天天来电。在学校,面对面对谈,眼睛对看,我也不觉得亲密。我一直觉得他是很好的辩友。他就是我们队的最佳辩才。大家都这么称呼他:最佳辩才。我们身边总有其他人。在学校,我和他是集体里的一份子。想起学校里的他,他们是他,他是他们。见面讨论过程中,剖题,脑力激荡,立论等等,说话时那么正经。也天然,不带人造色素。我常想,工作了,跟同事跟老板说话,也是这样的吧。在电话里,省去身躯符号,表情暗示,讨论辩题反而更有效率。或许,他因此才喜欢跟我在电话里讨论吧? 不过,每次电话里的成果,第二天回到学校向其他人报告时,我们都会省去细节。是我们在电话里争论后的结论这一细节。有一点隐瞒的意味吧。也不算。有一次,他们问说,为什么你们的看法如此雷同?他淡然地说,我们在电话里讨论过。我当时吓了一跳。我头只低了两秒,大家便转换话题。大家都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是啊,没有隐瞒不隐瞒的。不讲,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 我却觉得,电话里跟他讨论辩题,不一样。像公司里两个同事为了公司利益,放工后共同加班吧?没有私人情感。我自己知道,这些电话争论,默默为我们队作出贡献。很大的贡献呢。所以,我承认,我真觉得,他是我最亲密的辩友。尤其在电话里,我们非常认真,非常严肃。公事公办。只是,有一点我不否认,我一直不懂得处理。是沉默。见面时,没话了,转身离开罢了。手里多了个电话筒时,那寂静变得有股味道,浓烈而呛鼻。或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滔滔不绝吧。为了不尴尬,我们逼着不断说话。你一句,我一句。我一句了,你接不上,我再来一句。身为辩论队队员,说啊,嗯,哦的,拖延时间,很丢人吧。于是,我们来来往往,持续对话,许多攻不破的论点,产生了。 “人生最后一场。你有不舍吗?” “我不知道。。。” “最后一个奖座。” “完美啊。” “什么?” “结束得完美。” 他没有回话。又轮到我说话吗?我能讲什么?该讲什么?我数着呼吸。突然间我想,他的呼吸我能听见吗?听一听。不,只听见自己猛力抽与喷。快,抑制住。糟,心跳更大声了。轰隆隆的,他听得见吗?快,说点什么。 “最佳辩才,你上了大学还是能继续拿奖啊。” “晓珊,你会怀念中学吗?” “不知道。。。” 我的名字。他第一次叫我。没有带姓。不是喂,不是你,不是空白的不称谓。我感觉,有一条界线,突破了。一股滚烫烫的浪潮,冲击。是不退的浪潮。不断涨升。继续浸染。我的脸颊,耳,额,下巴都快溶化了。眼睛,鼻子,嘴巴坚持住! 我说:“你可以参加大专辩论队啦。” 他没有再叫我。只有那么一次。是无心的吧。不小心就脱口了。只是黑白的陈述句。只是轻轻的一声。也不是呼唤。不是吗?我想说,我会怀念。我没说。因为他没有问第二次。谁不会怀念呢?他也会的吧。大家都会。不用说,都了解。为什么要问呢?我说不出口。尤其对他。我会尤其怀念他。我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会怀念大家啦。不只是他。但,他不能知道。我会最怀念他。不,不是最。我会特别怀念他。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豢养粲然》

获第13届花踪文学奖马华小说组评审奖 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大家勤俭,刻苦,坚毅,一点一点地储藏生活的积蓄,还有生活的憧憬。可是,一夜间,想象之外的浩大工程,轰然冒出,吓你一跳。比如大马路和大天桥,悄悄地铺了出来;还有大写字楼和大商场,忽然间竖了起来。大家都目瞪口呆:“哇!”。其实,是大家难以相信,这些电视机里的虚幻东西,还真能实在地摆在自己眼前,看得见也摸得着。这像梦想成真,有点发白日梦的感觉,还带了一点异想天开的意味。所以,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一个充满奇迹的时代。 金河广场,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庞然大物。在大家心中,它像一座充满魔力的城堡,最精彩的故事都在里头发生。 我错过了。不,我太迟了,来不及。不,我赶不上,还没到。总之,那是一个没有我的时代。可是,在我脑海里,一直有这个时代。 妈妈怀着我。大哥十三岁刚上中学,二哥十一岁还在小学。爸爸刚成为建筑承包商,把几年当徒工学到的知识运用到自己的资本上。他也买了一辆小Datsun,载着妈妈一起上工放工。两个哥哥上学还是骑脚车,所以放学回家后喜欢到屋外,躺在车前的引擎盖上,看月亮和等星星。假期到了,两个哥哥也喜欢围绕着车子玩游戏。得到了爸爸允许,拿了车钥匙,钻进车里摸摸这摸摸那的。坐上司机位后,把座位拉前,右手放在方向盘,左手碰一碰望后镜,还真似模似样。 学校放假,小姨总会带着小表哥从安顺下来探亲,让表兄弟们聚一聚。这一年,小姨丈也向油棕园园主拿了长假,说是一起到城市里来开开眼界。那时,小表哥才五岁。二哥为人随和,比较会照顾幼小,所以也常带着他一起玩。大哥则觉得自己已经是大人,不喜欢跟小孩子闹在一起。三个男孩偶尔混在一起,偶尔又分成了两派。 平日,爸爸工作累,不喜欢小孩子吵吵闹闹,总是独自吃了饭就进房间睡觉去。到了周日,一家大小才围坐在一起吃晚餐。爸爸会主动讲讲小故事,大家才能边吃边笑,边笑边说话。这天,吃完饭,大家拿了小凳子到屋外乘凉。妈妈拿着芭蕉扇煽爸爸。突然,爸爸举起手掌,示意妈妈停止,然后说:“走,我带你们去金河。来吉隆坡,不去看看最大间的建筑物,就不算来过啦。” 大家顿时兴高采烈。两个哥哥还蹦了起来。小表哥第一次听说“金河”,也不知道什么叫“最大的建筑物”,暗自纳闷。二哥跑到他耳边说:“很多灯,很多人,很多楼梯的。”他这才略有戚戚焉,点了点头。 坐上车子,当然由爸爸掌舵。妈妈怀着我,坐在前座,两脚张开。小表哥半个屁股碰到坐包,半坐半蹲在妈妈前面。他被爸爸嘱咐说,如果看见了白脚就要钻下坐包前面去。后面,小姨丈和大哥各靠窗坐。后座中间是个子比较小的小姨和二哥。他们必须把身躯往前靠,互相分享中间衔接前座的一点空洞。挤成一团,大家还是兴致勃勃,内心热得很,额上还流汗了。等到车子终于启动,驶出新村小路,走上了柏油路,完全被“绞”下的车窗才吹进一点凉意来。 一路上,爸爸是司机也是导游:“这里就是秋杰律啦。再前面一点是默迪卡广场咯。火车站也不远了。” 小姨丈赞叹说:“姐夫你系得嘅!” 小姨附和道:“人家做老板,每天到处去。哪像你,一年到头就踎在油棕园里。” 妈妈脸上挂上了笑容,用手轻抚小表哥的头。 小表哥的眼球被外面的灯光吸引住,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爸爸粗鲁拉了他一下,说:“坐好,我看不见镜子。” 后来,车子在默迪卡广场前就转进了中央巴刹,没有去火车站。爸爸说是要省油。大家也没有埋怨。车子能够一直向前走,就是很美的风景了。 来到燕美律,车子在路口转进金三角。一座魁伟的建筑物巍然伫立在左边。 爸爸,妈妈,小表哥看得最清楚,都静默地瞻仰着。靠左边窗的小姨丈随即也看见了,也不出声,只是昂起了头。小姨和二哥察觉到了大家的身躯表情的变化,立刻朝窗外望去。最后,大哥才惊觉到车内的情绪波动。他前倾了又后倒,最后不得不把二哥的身躯推倒,才瞥见了那金灿灿的两个字――金河。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最容易的距离》

刊登于2015年3月29日《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四十分钟的高速公路结束了。畅通的部分也是。接下来,预测的时间是半小时至两小时之间吧。对于这座城市,谁能准确掌握?距离多远多近,一点也不重要。按时抵达,或许是幸运,因为没有阻碍。要是遇上了自然或者人为的阻碍;很近很近了,目的地还是被时间推到遥不可及的远方。距离,那么具体明确;可是趋近时,变得那么飘渺,不可捉摸。 距上次回妈妈家过新年,已经一个月了。当时住了一个星期。离开前一个晚上,大家吃完晚餐,都到客厅去看电视。我和老公帮妈妈洗餐具。走出厨房,我看见妈妈竟然独自坐在饭桌前,落寞地发呆。现在想起来,心还是酸酸的。很快,我就能见到她了。说好了一起吃午餐。她一定又准备了我喜欢吃的,像姜炒蛋。这道菜没什么特别,但是切工很差的我就嫌切姜丝很麻烦;而且炒蛋一定要很多姜丝才好吃。所以,每次回家就要求妈妈做这道菜。妈妈每次都说,女人多吃姜好,似乎我个人的偏好不是重点。 这次回家,我特别期待。准备带爸爸和妈妈去吃西班牙菜。是网上订购的套餐。虽然不便宜,但是打了半折,应该算是值得的吧。妈妈总是投诉说,每次不下厨,跟爸爸在车上兜来兜去,不知道去哪里吃,吃什么好。最终,总是回到熟悉的小贩中心,吃咖喱面或者炒粿条。就随便找一家没进过的餐厅吧,也别管价钱了,我说。可是,妈妈摇摇头。我知道,进了陌生的餐馆,老人家看着餐单上陌生的文字,也会觉得迷失的。这次,我决定带妈妈尝试新鲜的东西。她会开心的。 今天全程一个半小时就完成了。我背着包,一面开锁,一面就大声宣布自己的到来:“爸!妈!” 我到餐桌一看,是烧肉。我知道,这是妈妈早上特别到巴刹买的。爸爸说,平时他们两人,吃的就是各种瓜菜一锅熟的汤料,偶尔加上各种豆谷糙米熬成粥,就这么一餐两餐吃着。只有我回来了,餐桌上才会出现猪脚醋,白斩鸡或者茄汁大虾。我把背包背上楼上。我的房间换上了新的床单,床头书桌也擦得干干净净。厕所也有清洗过的痕迹。 我回妈妈家,就什么都不用做,变成了一个公主。我当然可以帮妈妈做一点家务。但是,妈妈其实是乐意为我服务的。我总觉得,每次回来,妈妈忙得不亦乐乎,其实是一种快乐的付出。我的回馈,就是好好享受。而平日爸爸不喜欢到超市去,我回来了就载妈妈去买一些巴刹里买不到的东西。偶尔,我会带我们那里便宜大颗的芋头给妈妈,让她可以煮芋头饭吃。还有,爸爸患有糖尿病不能吃甜,我回家就带妈妈去喝下午茶吃甜品,然后买一包肉干补偿爸爸。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2 Comments

《目光逃兵》

刊登于《蕉风》508期 我看着自己面前的牛排,如果今天我是正常的,我会很期待咬一口。我们也不是常常有这个机会大快朵颐,只有像今天这么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才会破费吃一餐好的。可是,我在这么非一般的时刻里,不但没有让自己的快乐加倍,反而变得神经兮兮的,连胃口也没有了。这是我意料之外的,完全不在计划之内。谁不会在有可能一举成名之夜,尽情享受和放纵身心呢?我慎重地化上妆,穿上端庄的黑衣长裙,把一年也穿不上三次的高跟鞋也派上用场了。在预想中,在典礼之前,我跟老公甜蜜地用晚餐,然后才幸福地走进礼堂里等待结果。整个过程应该是愉快的,我的心情应该是欢畅的。可是,此刻,我只想对老公说一句:“我们回家吧。” 最终,我还是自己默默吞下了逃跑的想法。我们来到花踪文学奖典礼的礼堂门口。招待员说入围者有特别的座位,就靠近舞台,方便领奖。但是,预留的座位是不包括家属的。我真不想跟老公分开坐。这个时候,我极需要他的陪伴。这种心理,讲出来一定让人笑话。都快过而立之年了,还这么依赖他人,一点也不独立。没错,时光就倒流了三十年,我回到十岁之前的年代。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人情不成交》

刊登于2015年1月25日《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两粒苹果三块钱。可是我没有三块钱。阿姨说我可以给她十块钱。” 爸爸紧张地问:“ 阿姨找你钱了吗?” “有找钱。找了五块钱。”宝贝开心地回答,以为自己做对了。 我正在追看的《爸爸去哪儿》是个真人秀。刚看完的这一期中,六个小孩离开爸爸,独自到市场去买东西。孩子们对于“交易”的认知,似乎只要“有来有往”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公平”的概念。其实,在镜头下,小贩们不敢欺诈小孩,是孩子不懂得算术而已。 另外一对兄妹更可爱。他们钱花光了,背着重重的篮子来到玩具摊前。妹妹看中了一个粉红色的小毛球,不肯离去。这时,哥哥跟小贩讨了:“可以给我们一个吗?我妹妹喜欢。我没钱了。”结果,慈祥的叔叔免费给了妹妹一个小玩具。完全没有“数字 ”概念的孩子,似乎也懂得“交易”的不只是物质。 我想起了你。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归途风景》

刊登于2014年10月第22期《马华文学》 又一天了。他踏出木板工厂。头低了一整天,终于可以抬起来了。天空真辽阔。这无垠的荧幕正在上演一场颜色的战争,红军大口吞拼了蓝军的领地。乡下人说红彤彤的夕阳预告隔天会很热。明天工厂里又会像个大蒸笼了。他快步走着。一阵风吹来。路边比他还高的茅草沙沙摇曳,小泥路面的尘土飞扬。他从裤袋里拿出手帕,盖住鼻子嘴巴。要赶快。阿琴在饼干厂等着。 人家跟着他从乡下出来半年多了。他们暂住在她的表姨家里。他心里着急。要赶快储够钱,好跟阿琴回家乡摆喜酒。这名份一定要尽快给人家。他坚信一定能给她过上好生活,因为这城市里机会多的是。 他摸了摸帆布包里的小手电筒。待会儿回家的路可要靠它了。 阿琴一跳,坐在了脚车后座。他平衡好以后,就往前骑去。两个月前,表姨在同一个新村里找到了一块空地。他再找来两个老乡,一起铺上石灰,搭建起一间小木屋。他们夫妻俩这就有了自己的家。刚刚进办公司拿月薪时,老板说让他担起工头的责任。他心里非常踏实,心想日子会越来越好了。 脚车在坑坑洼洼的小径上颠簸。蟋蟀,蟾蜍的鸣叫声从两旁的烂芭传出,像哀悼天上壮烈牺牲的红军与蓝军。他把机械动能照明按上了。只要他一踩踏板,前方的路就隐约显出一轮亮圈。再过一会儿,四周会更暗,而前方会更光。 小径来到大路的接口。突然他在路口的杂货店停下脚车。 他转身说:“买一支荷兰水吧。热了一整天。” 摩多车停靠在路边。为了吹吹冷气,全家跑进便利商店去,却只买了一瓶可乐。姐姐从妹妹手中抢过瓶子,大力吸吮最后一点汽水,发出嗦嗦声。 “好啦,凉快过了。上车吧。”说着他戴上头盔。 妹妹先贴着爸爸的背坐,接着姐姐也紧靠在妹妹背后。妈妈套上头盔,挺着大肚子,小心翼翼地跨上了摩多车。两个轮子承受着五口的重量,朝家的方向滚去。 红军与蓝军逐渐撤退。黑军开始称霸。 摩多车来到了组屋区。每次经过,他都昂起头来仰望。那些亮了灯的家户,真像许许多多的电视机排开了,叠高了。他总是幻想住在最高一层,能看见什么,能看得多远。大家都说这城市发展起来了。他也感受到了,只是自己赚的钱还是不够。 这刚建好的柏油路真平坦好走。来到前面这个大交通圈,他必须左顾右看才敢驶出去。忽然,一滴水打在了他脸上。必须停一停,让大家穿上雨衣。 刮水器左右扫动。他把冷气关了。 弟弟埋怨:“以前那辆老爷车没有冷气就罢了。现在有冷气,还是不能吹。” “没有太阳,又下雨,不热啊。”说着,他摇下了车窗两寸,让空气流通。 天空战场上的逃兵,一批又一批倾盆而下。 车子突然间停住了。是前面的车子不动。他知道,是前方二十米处的低地部分浸水了。说不定还有车子抛锚了。一定不能停下,要不断踩油门,慢慢地经过那积水。如果松开了油门,车子就会死火了。 对面来了一辆迷你巴士。乘客拥挤得 站到门口来了。即便如此,司机还是加速前进。路过他的车子时,溅起的水花从车窗缝隙洒了进来。他赶紧把车窗摇上了。 他坐在后座。身边的孙子正在逗玩小狗狗。他看了看皮革坐包,都是金黄色的毛。这不脏吗?这么豪华的大车,太可惜了。 刚才在高速公路能够通畅无阻。可是,一付了过路费,来到这路口,就堵住了。儿子的手离开方向盘,拿出手机,开始点击荧幕。他望出窗外。街灯,车灯和招牌荧光灯点亮了整座城市。人们不会记得那依赖阳光的过去了。 “快到了吗?” “嗯。” 在这座城市生活了大半辈子,他还是没有认清楚它,反而觉得它越来越陌生了。 下了车,他推开铁门,走了进去。他的头顶挂着的牌子写着:爱之家养老院。 把铁门关上后,他抬起了头。停战后的沙场,一片黑暗,十分寂寥。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厨房情缘》

刊登于2013年9月1日《星洲日报〈文艺春秋〉》 苏姗娜跟在一头巨大的人头后面。走廊上黑黢黢的,只有前方尽头有微弱的光线。光线照亮了大头的边沿,黄褐色的卷发亮成一圈。苏姗娜闻到了一股椰油味, 不自觉地抽了一下鼻翼。大头突然打开了一扇门,将手中的大包包放下。苏姗娜后面另一个女黑人也跟上来,把另一个小包包放下。苏姗娜朝她们点了点头。头大的那个张开嘴巴笑了。苏姗娜吓一大跳。那张口红艳艳的,满口鲜血似的。站在大头旁的那个,头发梳成一个结倒不头大,但是全身圆润润的,个子却不高,所以更像粒圆球。小圆球似乎明白苏姗娜的惊吓,叽里咕噜说了句话。苏姗娜这下知道了,所罗门群岛的英语就像外星人语言。 第二天清晨,老公上班前吻了一下苏姗娜的脸。他说:“午餐时间就回来。”前一个晚上,两公婆聊了一整夜。小别胜新婚,两人浸泡在甜蜜的话语里。对于这个陌生的国家,这个陌生的员工宿舍,这里陌生的同事, 和这里陌生的当地人,她都忘了打听。但还没来之前,她在维基百科是大略读了一点资料。 这个国家由许多岛屿组成。最靠近的国家是西边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如果从马来西亚出发到这里,其实不算太远,不会超过六小时吧。但是,飞机航班必须在澳洲的布里斯本转机。所以,同样的时间,已经是从吉隆坡飞到美国去了。幸亏飞机票由公司提供,因为同样的票价也是可以抵达地球的另一端的。 所罗门是个独立的国家,也是英联邦成员国之一。在二战期间,首都霍尼亚拉是太平洋的转捩点所在地。苏姗娜还看过一部沉闷的电影The Thin Red Line,故事背景就是这里。电影里的茂密丛林,沼泽地给苏姗娜很深刻的印象。老公就是在一家外资的伐木公司里当财政。苏姗娜曾超过两次跟老公确定:“我们不是住在森林里吧?”但是,更令她担忧的是,资料里说,所罗门群岛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换句话说,就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了。但是,老板请马来西亚的员工远道而来,肯定提出了有诱惑力的薪水。所以,老公不断安慰苏姗娜说:“我们就忍耐三两年。” 她还躲在棉被里。房间里有一架90年代前的老式冷气机。房里家具不多,也没有多余的装饰物品,所以空间很宽敞。连着房内的厕所也设备简单但非常干净。突然,房门打开了。昨天那个大头黑女人悄悄地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扫把,走到角落就干起活来。苏姗娜睁开了眼睛。窗帘还没掀开,所以房间里还是漆黑一片。苏姗娜想看清大头的模样,可是她的躯体跟背景容成一片暗黑。只有脚板在一起一落时显得雪亮亮的。 苏姗娜沿着走廊走向明亮的方向。到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个非常宽广的空间。空间中央是一张像摆喜筵时的大酒楼里的大圆桌。靠墙的是一架饮水机和许多杯子,另外还有两个大冰柜立着。另一面墙上有三个大窗子,灶头煤气筒和水龙头就在窗下。苏姗娜走向了另一个角落。她仔细端详了一架巨大的烤炉。小圆球黑女人站到了她身旁,又叽里咕噜了几句。这次,她听见了一个词:蜜细。苏姗娜猜出来了。就是英语里的小姐,miss吧?苏姗娜食指指自己说,蜜细;然后再指向小圆球说,you。小圆球很开心地回答,叽里咕噜乌玛。接着,乌玛指向拿着扫把刚进厨房来的大头说,叽里咕噜爱伦。

Posted in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