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写作/生活随感

创作

一则好意提醒

亲爱的shan, 答应我,如果落败了,你不要太失望,也不要太沮丧而失去自信心。 是的,过去一年,你没有比较实质的成绩。但这不代表你没有累计了成长的经验。更重要的,你在辛勤耕耘时,获得了精神上的回馈。你过得很充实和满足,不是吗? 好吧,让我退一步。如果落败了,我允许你失望一阵子,沮丧一会儿,失去信心一下子。这,行了吧? 因为,铺在你眼前的,是更长远的路。等待你去开拓的,是一片还非常辽阔的天地。你内心是为自己还有可以修行的可能性,感到开心和感恩的,没错吧? 最懂你的, 我自己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回到轨道

这两个星期,我脱轨了。没有了生命责任和意义追寻的引力,我在纯粹享乐的空间里快活地飘荡。摆脱了牵绊内心的罪恶感,我发现灵魂可以那么轻盈澄清,而那些挂碍也原来如此污浊钝重。 但是,我还是回来了。还是沿着轨道,往朦胧的前方行走。因为,人终究一步一步地将路走出来,才踏实地感觉到人间的存在。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天分

“天分”是我的源泉还是我的死穴?真想将它深埋,不去寻找。但是,一味地苦干,就能自得其乐吗?如果,名利是额外收获,难道心里就从来不奢望吗?又如果,平庸是与生俱来,心里就能安分满足吗?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最后的季节》

我是个耍赖的情妇,卖弄自己的姿色,为的是拖延2010年回到自己的妻子那里去。我对自己说,1月到11月没有丰收出硕果没关系,当务之急是把握好耕耘的最后季节。不过,也罢了。他背后的大老板——岁月撑着他呢。岁月说,得与失平衡在他两只手里:我给了情人我的容颜,身材,还有青春;岁月却偿还了我经验,成熟,还有智慧。 2011年这个家伙快赶上来了,气势汹汹。我还不熟悉这家伙的脾性,心里战战兢兢地。但是,他是个单身汉呢。这给我一丝希望:或许就是我最终的归宿?岁月说:付出未必能成就一段美好的关系,但不付出就肯定没有收获。 唉,朋友们,祝福我吧。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写作/文学创作 | Leave a comment

忍受寂寞

我要抗拒你妖娆姿态的诱惑。对你的美声呼唤充耳不闻,对你的美态挑逗视而不见。然后,用粗茶淡饭调养自己的品味。用平凡单调滋润自己的胸襟。最后,我要跟你的敌人为伍,把寂寞当成良师益友,与它终身相伴。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新欢旧爱

创作像谈恋爱。正在写的小说是恋爱正在进行中的爱人。像热恋当中的情侣一般,爱人的形象是最完美的。这时候的眼光,就是这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过气的旧情人,当然得到冷淡的对待,因为热情已过,所有的缺点都特别碍眼。所以,旧作也就注定会走上被嫌弃的命运路上。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我是无神论者》

在今天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多多少少会接触到宗教。因为社会的自由度已经开放了,各种宗教团体都能通过各种管道传播自己的教义和理念。很多人甚至是从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开始对宗教有所认识。我也不例外。我想,我跟许多人一样,对宗教有过迷惑但是却很向往的矛盾情感挣扎。从小,我们会被灌输说恶有恶报,或者做坏人会下地狱的观念。我也是自小就认为这个世界有个主宰,或者是佛陀,或者是上帝,或者是阿拉,我不知道,总之我的行为是逃不过那世界上最厉害的“神”的眼睛的。这种莫名的敬仰,其实带着一种畏惧。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课本上认识了科学。我开始疑惑,为什么圣经说人类的祖先是住在伊甸园,而不是从猴子进化而来的呢。我开始怀疑,念经真的有效吗,因为人家说只要念“观世音菩萨”,她就会现身打救你,而这是谁都知道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我带着这种困惑,进入了少年时代。我一方面看见信教的人常常都在传播一些非常崇高的价值,比如基督教说爱你的敌人(现在我非常反对这个想法),佛教说不要杀生。然后,我也亲眼看见许多教徒待人都和蔼可亲,而且他们对自己宗教的虔诚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但是,我的见识也日益增广,历史告诉我宗教团体之间发生纠纷甚至引发战争。我也发现了,不是信奉了宗教就会变成完美的人,每个人的品德和修养跟宗教似乎可以没有关系的。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曾经排斥过宗教,认为它是骗人的东西;也曾经为它着迷,尽了很大努力去接触和了解宗教。今天,我要告诉全世界,我得到了答案。 我是个无神论者。所谓“无神论者”,不要误会为是那些没有信仰而对“神”是否存在根本不关心或不愿思考的人。强烈的无神论者,同样寻求人生,世界,宇宙苍生的意义,同样对自己和人类有着热切的爱与关怀。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Leave a comment

生活在所罗门(5)

很多来自他国的人,居住在所罗门群岛,目睹了所罗门黑人的 不文明, 不开化以后,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开始歧视他们.我并不如此.虽然,我对他们的野蛮也感到很厌恶,接触他们时也常常摆出防备的姿态.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不可理喻.我觉得,人性本来就是如此. 我们表现得比较文明,并不是因为我们生而如此,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幸运的是,我们出生在相对来说比较文明的世界里,接受了理性的教育,才比较能不受愚昧落后的传统文化和观念束缚. 换句话说,我觉得,如果我生长于此,我也会象他们一样的愚昧.我知道,没有人是可以逃脱于环境的塑造的.来到所罗门,见识了这里的社会,我也深深的感受到,人类文明的形成,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主宰着这里人的行为的首先是传统文化.如其他古老文化一样,这里尊奉着男尊女卑的男权主义.生病时,他们仍会相信传统巫术.对现代社会中的政治,经济运作,他们仍处于开蒙状态.他们宗族观念非常强,延伸出来的便是地域主义.象野蛮社会里的人一样,谁的拳头大谁就大声说话. 要摆脱愚昧,唯一的方法便是教育.教育包括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很可惜的是,这三者在这里都是缺乏的.所罗门政府没有供应经费于学校,所以学校的学费对人民来说是非常庞大的开支.经济上负担不起,加上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很多孩子们的宝贵年华就消耗在游手好闲中.不识字的孩子们长大成人后,成为了下一代的长者,能肩负起教育下一代的任务吗?最后一个学习的机会是工作.可是,所罗门的失业率高达90%.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通过教育摆脱无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可是,只要肯改变,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哪一天,当所罗门人民意识到这点时,他们的文明就开始了.

Posted in 写作/生活随感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