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taisiawshan

Our Little Sister

很温和的一部电影。所有人都那么平和融洽,即使人与人之间冲突了,也会和好。面对死亡,也没有太大的恐惧或怨恨,都是淡淡的忧愁,也很快就被冲淡。虽然看了很舒服,却觉得不够真实。像被蒙上一沉纱的世界一样,看起来很美很甜,但知道不是真的。 Koda三姐妹中,大姐Sachi最成熟持家,二姐Yoshino常陷入爱情中也最爱跟大姐抬杠,三妹Chika总是旁观两个姐姐的吵闹深知三姐妹其实相爱。三人的父母离异,母亲早在15年前就离开了她们,父亲也另娶了老婆。这天,她们知道父亲去世了。而父亲现任的老婆其实是第三任妻子。而父亲跟第二任老婆还有一个女儿。因此,三人得知她们有了一个小妹妹。 三人出席了葬礼,发现小妹妹Asano乖巧懂事。Sachi决定邀请Asano跟她们同住,意味着三人愿意抚养她。Asano答应了。 四人非常融洽。尤其三姐Chika的男友是个懂运动的。Asano在学校里参加了足球团,而且成了重要成员。Asano很快就适应了新环境新生活。可是,Asano却不能对三个姐姐透露内心对父亲的思念之情。她也没有办法表达自己对后母的厌恶。她只有在自己的足球队友透露自己的心事。 二姐总是有新恋情。她也鼓励Asano找个男友,因为爱情让生活的艰辛变得可耐。可是,Yoshino总是失恋,找不到真命天子。她是银行里的小职员。后来升值后,跟着上司上门去替顾客解决经济困境。 大姐是个医院护士。她工作认真,又有热忱。她跟一个医生有亲密关系。可是,对方有个病危的太太。大姐年纪大了,却一直没有办法成家。而现在这个家,一直靠她在支持着。偶尔,她也会感到非常纳闷,压力很大。 她们有个姨婆。姨婆得知三姐妹要抚养一个小妹妹时,劝阻了。可是,大姐却一意孤行。这天,姨婆来电,说她们的母亲要见她们。 母亲抵达后,建议把大屋子卖掉。大姐因此跟母亲吵起来。后来,母亲也退让了。大姐陪着母亲去外婆的坟墓祭拜。临别,母亲和大姐和好。 大姐的医生男友提议大姐跟随自己到美国去,而他愿意离婚。大姐把消息告诉姐妹后,二姐斥责大姐破坏他人的婚姻。后来,大姐也婉拒了医生,说是想在医院里照顾病人。 她们经常去的一家餐厅的老板娘跟她们关系良好。这天,二姐知道老板娘面临经济困境,跟男同事来献计。可是,老板娘说自己得了绝症,决定关闭餐厅。二姐因此而非常悲伤。 到了夏季放烟花的季节。大姐让小妹妹穿上和服去跟朋友们郊游。当小妹妹回到家来时,三个姐姐也穿上了和服,一起放烟花。 餐厅老板娘终于去世。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大姐尽心照顾她。在葬礼上,二姐哭成泪人。 葬礼结束后,四个姐妹来到海边。生活继续。四姐妹和睦如常。

Posted in 电影/情节摘要 | Leave a comment

树大招风

算是不错的港片。虽然有点不真实,但警匪片一直都有自己的逻辑,不是吗?任贤齐的演绎最差劲,造成这个角色也最没有说服力。 故事背景是香港回归前夕。季正雄在街上当场枪杀几名警员,造成轰动。可是,季正雄一向作风隐蔽,不断变换身份,以隐藏自己。叶国欢是一帮匪徒的首领。他带领手下强劫,可是买家越来越难找,后来知道在中国走私电器更好赚,便放下屠刀,下海经商。卓子强专门绑架有钱人,连警察都找不到证据将他绳之以法。三人中,卓子强最胆大嚣张。 季正雄每次都上大陆找临时的帮手。这次,他计划打劫一家金铺。他每次都换一个名字,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真正名字。他雇用了两名帮手。接着,他到自己过去的兄弟家去住几天。其实,兄弟家刚好就在金浦上面。他真正目的是勘察金铺的情况。昔日同为黑道的兄弟先已退出江湖,娶了泰国老婆有个女儿,过着平静的生活。季正雄隐瞒自己真正的目的,还利用小女孩来购买枪械。 叶国欢在大陆做电器买卖生意也不容易。他经常要跟官员周旋,像只哈巴狗一样,为了钱对有权势的政治人物低头屈膝。这跟他过去威风凛凛的大哥形象绝然不同。 卓子强是三人中最顺利的一个。他的帮手总是在找适合绑架的有钱人。卓子强却觉得办案太容易,没有挑战。正在无聊之时,江湖上传出三大贼王见面密谋一宗大案子。卓子强因此灵机一动,决定找到季正雄和也国欢一起干一件轰轰烈烈的案子。 卓子强为了找到其他两人,不惜用钱收买讯息。于是,季正雄和叶国欢都知道了卓子强在寻找自己。季正雄跟两名打手正打算打劫金铺的时候,最后一刻决定放弃。他回到自己兄弟家,发现兄弟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正在犹豫是否要灭人胸口时,他打了个电话给卓子强。也是这个时候,叶国欢厌倦了贿赂官员的低贱生活,决定冲出江湖,也回到香港,用公共电话打电话给卓子强。 卓子强却去了大陆,为了找叶国欢而去见叶国欢之前的老大昆西。昆西其实没有叶国欢的线索,只是想自己跟卓子强合作。卓子强乘机抢走了昆西的炸药。可是在逃走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最终,警察赶到,卓子强这次证据充足,看来难逃法网。 叶国欢在打了电话给卓子强后,被两名警察惹怒。于是,一场枪战爆发。叶国欢中枪死去。 季正雄在兄弟家犹豫是否要杀死兄弟一家。但,兄弟却早先一步,趁他睡着,带着妻女离家,还报了警。看来,季正雄也难逃一劫了。 最后,影片回溯才知道,三人曾经同时出现在一家大陆的餐馆里。当时三人互不认识,但一定是认识他们的人看见了,所以才传出流言说三人见面了。也是这个流言造成了三人后来的命运。

Posted in 电影/情节摘要 | Leave a comment

有种忧伤

有一种忧伤,没有对象、没有目的地,只有永远流逝的时间之河。 比如最近社区里来了一个骑摩哆车卖putu mayam的印度小子。 你想起30年前,外婆跟一个印度老叔讨价还价的情景: 也是putu mayam,也是骑着脚车在住宅区兜售,也是响着冰淇淋的铃铃声。 外婆已经去世好多年了。那个印度大叔呢? 让你突然想起的,是更小时候,那个骑着脚车卖面包的老婆婆, 跟她买椰子面包,加一角钱会淋上一汤匙的加央。 这个老婆婆不可能还在世。你连她的模样都不记得了。 你继续想起那个在巴刹卖炒面的中年先生。 现在他的孩子接手,也已经中年了,巴刹的位置已经换了几次,炒面加蛤的价钱翻了几倍。 中年先生驼着背拿锅铲汗流浃背的影像,历历在目。 因为从小吃,到现在还在吃, 所以感情就比卖面包的老婆婆更深了。 他也不在世了吧?可是我连他的名字也不晓得。 你在想他们时,他们已经不在了。 就这样不知何时何地何因,他们离开了。 你倒回来想自己: 我的旅途也来到一半了。 什么时候,连同龄的亲朋戚友也离世时, 你就知道自己也将成为别人偶然想起时会问的那个人: 她还在吗?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堂而皇之

如果名字拼错了? 如果日期填错了? 答案很简单,只是赔钱。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那么紧张、害怕、忐忑? 只是买一张机票,或者订一间酒店房间, 我总想办法避开不负责, 可是最得空的就是我, 我没有推脱的理由。 于是,我只好默默忍受那不舒服的内在张力。 没有人会相信,我是那么不愿意承担这简单的责任。 老公更恶劣地说:你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嘛,对自己有自信一点。 如果真拼错过名字,填错过日期, 我就有理由,堂而皇之不干这活了,好吗!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Seoul Station

南韩的卡通片。画工没有很精细,但不要紧。比较大的败笔是情节上最后的转折虽然很突然很意外,却不真实。为了追债,连性命都不顾,真太离谱了。 首尔火车站是流浪汉喜欢逗留和露宿的场所。这天,一个老公公带着伤,流着血,走在车站外面。许多人看到了,却冷漠地视若无睹。后来,老公公尸变,成了僵尸。 慧善跟男友住宿在廉宜的酒店房间里。男友,基英为了赚取住宿费,在网吧里贴慧善的裸照。两人后来吵起来,不愉快地分开了。另一边,慧善的父亲通过网上的照片得知了她的下落,便去找基英。 父亲找到了基英,动起粗来。基英带父亲回酒店。两人被已经变僵尸的邻居攻击。后来,他们通过声东击西的策略,驾车离开了酒店。父亲催促基英打电话给慧善。 此时,慧善在火车站外也遇上了僵尸袭击。她跟随几个流浪汉来到警察局。他们把自己锁在牢房里。慧善的电话掉在牢房外了。后来,跟他们一起的警察因被僵尸咬伤了,也尸变了。幸亏此时军队救援赶到,慧善跟随一个流浪汉逃离了警察局,上了一辆救护车。她离开了牢房,拾起自己的手机,跟基英联络上。基英告诉她,她的父亲跟他在一起。他们说好在医院会合。 可是,流浪汉得知救护车要回医院,觉得很危险因为医院都是被咬伤的人。流浪汉跟司机冲突,救护车翻转了。慧善和流浪汉离开救护车,走到地铁站去,然后跟着铁轨走,希望能远离危险地带。由于隧道上没有线路,慧善又跟基英和父亲失联了。 基英和父亲来到医院,发现医院里都是僵尸,便离开了。在路上,他们发现了翻转了的救护车。 慧善和流浪汉一直走到了一个地铁站。他们出了隧道,来到街上,被僵尸追咬。幸亏有人建造了一个围墙,然后有人守护不让僵尸进入。围墙里是生人。另一边,军事部队形成列阵。可是,军队却不让生人离开。基英和父亲又跟慧善联络上,赶到了这里。父亲要求去接慧善,可是军人不愿通融。 僵尸终于突破了围墙。慧善逃到了一所房屋贩卖的示范单位。当基英和父亲终于赶到时,慧善惊讶地发现,“父亲”是自己夜总会的老板。由于慧善卷款而逃,父亲是来追债的。父亲终于显露了真面目。父亲杀了基英。 慧善最终被父亲抓到。父亲把她推倒在床上,试图强奸她。可是,原来慧善已经受伤。此时,慧善尸变,反过来咬死父亲。  

Posted in 电影/情节摘要 | 2 Comments

Cool Hand Luke

少有的题材。拍得很好,细节有照顾到。主要角色很生动,带着悲剧色彩,因此很让人同情。 Luke喝醉酒后,把公共停车场的停车表拆下。结果,被捉了,被监禁两年。他被带到一个郊外的监狱。 白天,监犯被车载到大路旁割草或者挖沟渠。第一天,监犯们捉弄刚刚报到的新人,说割草工作中有一个最轻松的工作是扫地。旧人跟新人拿了一块钱,说扫把交给他。当新人发现自己被骗后,向官员投诉。当天傍晚,新人反而因此被关进空间狭小的黑房里,受处罚。 旧人当中有个老大叫 Dragline。Luke一直不认他为老大。这天,两人戴上了拳击手套,在大家围观之下打起来。Luke显然落于下势,可是他不肯认输。官员们看见了也不插手。Luke被打得眼肿鼻歪。监友们纷纷叫Luke倒下认输,可是他倔强地不断爬起来受打。最终,Dragline也放弃了。 在一次玩牌中,Luke以没有好牌成功骗取了大家。Luke说: “sometimes, nothing can be a real cool hand”。Dragline因此给他一个外号Cool Hand Luke。 有一次,Luke成功领导众人以不可能的速度完成补路行动。于是,Luke开始赢得了监友们的信任与敬佩。接着,Luke说自己能在一个小时内吃下50粒熟蛋。于是,一场赌局展开,大家纷纷投注。结果,Luke真的完成了任务。 此时,Luke收到一封信,说自己的妈妈去世了。官员为了防止他逃狱,先把他关进黑房里。 在一个假日里,监房里非常热闹,大家跳舞唱歌胡闹。其实,大家在替 Luke掩饰。他锯掉了床底的木板,逃了出去。可是他跑不远,就被抓回来了。接着,当监犯被带到外劳作时, Luke又尝试逃跑一次。监友们都希望他能成功。他寄了一本杂志给Dragline,里头夹着一张他拥抱两名辣妹的照片。当大家为他欢呼时,他却被抓回来了。 官员开始折磨他。命令他挖一个洞,填补回去,又挖起来。反复挖洞填补之后, Luke终于低头,跟官员求情。监友们原本在鼓励他,此时都失望极了。 这天,大家又出外劳作了。Luke假扮成乖乖听话。可是,冷不胜防,他架走了一辆卡车。Dragline跟随之。他们在中途抛弃卡车。两人来到一个小镇,然后分道扬镳。 Luke跑进了一个教堂,跟上帝对话。不久,警察赶到。Dragline进教堂来,说服他自首,否则警察要格杀勿论。Luke不愿意妥协,最终被枪杀而死。

Posted in 电影/情节摘要 | Leave a comment

罚你罚我

花了百多块做身体检查。 结果老公的小毛病比我多。 我:你要多吃肉。 他:吃够多了。 我:你不吃,我处罚你。 他:怎么处罚? 我:我明年都不去旅行了,天天待在家。 他:这怎么可以呢。。。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

越来越

你:你的青春还剩多少? 我:从我开始写作起我就感觉老了,越来越老。

Posted in 写作/生活小抒情 | Leave a comment